百度执念Web3,大厂+NFT+AI=?

来源:AI蓝媒汇

作者:伊柒

原标题:《百度执念Web3》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一方面是百度的影响力,一方面是动物加密货币的剩余热度。”

聊到百度11月中旬发售的NFT时,除了这家Web2.0时代顶流大厂自身,币圈玩家、NFT原画画师MAX还提及了马斯克和狗狗币。

“狗狗币的暴涨暴跌,到近几年各类动物虚拟币、‘Mask’币的走势,马斯克已经从一个币圈的搅局者,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局内人。”

在MAX看来,动物形象的虚拟币本就容易热门,“我猜百度的NFT项目组应该也考虑过这点,契合IP,同时易于接受。”

11月,百度旗下区块链项目组DuDu Lab以百度官方形象“小度熊”为主体,设计了一套名为“DuDu”的NFT项目。据相关资料显示,DuDu支持主流公链OpenSea交易,铸造价为0.02ETH,初始售价0.05ETH,总量10000枚,总价值约为455万人民币,发售的部分目前已经售罄。

百度,这家国内Web2.0头部大厂,化身小度熊,再探Web3。

百度的Web3执念

从形式上看,DuDu同以往大多数NFT差别不大:围绕某一IP形象制作的头像先行,附加一系列相关故事、空投福利机制,在外网社区进行宣传、生态运营。

此次发售,百度旗下的DuDu Lab同样预先准备了包括推特、Discord在内的多个主流社媒账号,并通过空投、转评等形式与粉丝密集互动。截至发稿时,坐标“DuDu island”的百度NFT官方账号已有约12万关注者。

据相关资料显示,除了NFT本身的空投之外,官方还为购买者准备了包括百度公司实体周边文创商品、AIGC平台免费体验、虚拟人云端体验资格等多项更接地气的福利。

以及一组篇幅百万字、包含NFT背景、IP故事(包括不仅限于DuDu熊的日常生活等)的长篇小说。

流程细致、完整,而更为重要的是,此次发售的NFT,使用的形象为百度官方的“小度熊”,而非临时起意的某个IP。

换言之,这或许是百度官方亲自下场,亲自打造的内容IP。

这并非百度首次踏足Web3。

2021年12月,百度推出了名为“希壤”、带着“元宇宙”标签的社交App。而在22年,百度显然加快了自身在Web3的脚步:1月,公司旗下首个数字藏品平台“百度超级链数字藏品”上线,内嵌于百度App中;进入下半年,超级链平台独立成为App“星际口袋”,但因不明原因无法从常规渠道获取;9月,百度在网盘内又新增了“朝云数字藏品平台”,主推数字藏品购买、收藏服务。

却均未见声浪

究其原因,不过是国内环境,终究没有适合Web3的“希壤”

“数字藏品的二级市场交易活动原则上是被禁止的,国内玩家目前缺乏稳定的渠道,来买卖或者建立用户社群、生态”,一位从事NFT头像创作的画师CC向AI蓝媒汇解释道,“变现渠道只有‘地下交易’和持仓,很大程度上限制了NFT在国内的发展。

“Web3的机会成本本就昂贵,现在不确定性太多。”

这种不确定性,劝退了市场中那64.3%的投机者。

图片来自网络

人在中东、边看世界杯边创作的MAX分享了他的从业历程:18年前后接触区块链,而后果断选择出国发展:“商业模式自由度高对Web3而言很重要,具体到我这里,就是可以跟合作方对接、跟同行交流。”

MAX的工作内容是NFT原画创作,“和你提到的这个DuDu Lab有点像,也是头像,不过我更擅长像素风格。”

据他透露,自己创作一单原画的稿费大约为10到15w美元,一次可能有十几张、几十张。

“横向比较,不算太高。”

除了NFT本身的话题度,在相关宣传中,项目方还提及了今年大火的“AIGC”(人工智能内容创作)技术,即这批NFT部分制作过程由AI参与,包括故事背景、插图、推文文案等。

年中的2022百度世界大会,李彦宏就曾提及AIGC,在他看来,AIGC是继PGC、UGC之后,全新的内容生产方式。“不仅会提升内容生产的效率,也会创造出有独特价值和独立视角的内容。”

此番风口叠加前沿技术(NFT+AI),百度的注码并不简单。

出海≠出路,大厂难逃逆风局

但一个颇为无奈的事实在于,2022或许注定不属于NFT。

天平的一端是百度的Web3执念,另一端则是不景气的区块链交易市场。

玩家戏称今年“炒币不如赌球”,回望过去300多天的币圈,“冷场”也早已成为公认的事实。

仅以加密货币为例:过去一年中,与DuDu挂钩的以太坊,币值蒸发73.70%,多年市值霸榜的比特币,价格也跌去了70.99%。

图/比特币、以太坊价格走势

2022年11月11日,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估值一度高达320亿美元的FTX宣布申请破产保护;创始人百亿美元的身价在短短数日内蒸发,消失于彭博亿万富翁指数等榜单。

FTX的“死因”,原于FTX平台旗下FTT代币被曝出的一系列包括储备金、债务等问题,对于敏感形的币圈而言,这无疑加剧了恐慌情绪:玩家在短时间内清仓、套现,加速了这家币圈巨头的死亡。

顺带着也推了一把同行。

据相关机构统计,当日比特币市值跌破16000美元,跌幅15.8%,创2020年11月以来的最低点。以太坊同样没能幸免,跌破1200美元,24小时价格跳水16.9%,当周跌幅超29%。整个加密货币行业市值在一周内蒸发数千亿,跌入万亿美元的市值之下。

百度对Web3的执念,也难逃阻力。

根据相关机构报道,DuDu在Opensea的地板价曾一度达到约0.09ETH,接近铸造价格的4.5倍。按照当时以太坊-美元汇率计算,一枚DuDu的价格约为112.65美元。将10000枚NFT按照均价计算,百度在11月中旬,从Web3中“生成”并变现了近百万美元。

而截至发稿时,DuDu在Opensea的地板价已经降回0.042ETH,高于铸造价格但低于初始地板价。

尽管推特等社区热闹依旧,尽管后续的发行计划仍有条不紊进行着,但交易数据反映的因果无疑更加真实:在关联度高且情绪化的NFT、币圈市场,强如百度,也很难摆脱大起大落、输多赢少的困局。

本文由 链谷区块 作者:链谷说事 发表,其版权均为 链谷区块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链谷区块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分享生成图片

发表评论

百度执念Web3,大厂+NFT+AI=?

2022-11-30 18:31:27

来源:AI蓝媒汇

作者:伊柒

原标题:《百度执念Web3》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一方面是百度的影响力,一方面是动物加密货币的剩余热度。”

聊到百度11月中旬发售的NFT时,除了这家Web2.0时代顶流大厂自身,币圈玩家、NFT原画画师MAX还提及了马斯克和狗狗币。

“狗狗币的暴涨暴跌,到近几年各类动物虚拟币、‘Mask’币的走势,马斯克已经从一个币圈的搅局者,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局内人。”

在MAX看来,动物形象的虚拟币本就容易热门,“我猜百度的NFT项目组应该也考虑过这点,契合IP,同时易于接受。”

11月,百度旗下区块链项目组DuDu Lab以百度官方形象“小度熊”为主体,设计了一套名为“DuDu”的NFT项目。据相关资料显示,DuDu支持主流公链OpenSea交易,铸造价为0.02ETH,初始售价0.05ETH,总量10000枚,总价值约为455万人民币,发售的部分目前已经售罄。

百度,这家国内Web2.0头部大厂,化身小度熊,再探Web3。

百度的Web3执念

从形式上看,DuDu同以往大多数NFT差别不大:围绕某一IP形象制作的头像先行,附加一系列相关故事、空投福利机制,在外网社区进行宣传、生态运营。

此次发售,百度旗下的DuDu Lab同样预先准备了包括推特、Discord在内的多个主流社媒账号,并通过空投、转评等形式与粉丝密集互动。截至发稿时,坐标“DuDu island”的百度NFT官方账号已有约12万关注者。

据相关资料显示,除了NFT本身的空投之外,官方还为购买者准备了包括百度公司实体周边文创商品、AIGC平台免费体验、虚拟人云端体验资格等多项更接地气的福利。

以及一组篇幅百万字、包含NFT背景、IP故事(包括不仅限于DuDu熊的日常生活等)的长篇小说。

流程细致、完整,而更为重要的是,此次发售的NFT,使用的形象为百度官方的“小度熊”,而非临时起意的某个IP。

换言之,这或许是百度官方亲自下场,亲自打造的内容IP。

这并非百度首次踏足Web3。

2021年12月,百度推出了名为“希壤”、带着“元宇宙”标签的社交App。而在22年,百度显然加快了自身在Web3的脚步:1月,公司旗下首个数字藏品平台“百度超级链数字藏品”上线,内嵌于百度App中;进入下半年,超级链平台独立成为App“星际口袋”,但因不明原因无法从常规渠道获取;9月,百度在网盘内又新增了“朝云数字藏品平台”,主推数字藏品购买、收藏服务。

却均未见声浪

究其原因,不过是国内环境,终究没有适合Web3的“希壤”

“数字藏品的二级市场交易活动原则上是被禁止的,国内玩家目前缺乏稳定的渠道,来买卖或者建立用户社群、生态”,一位从事NFT头像创作的画师CC向AI蓝媒汇解释道,“变现渠道只有‘地下交易’和持仓,很大程度上限制了NFT在国内的发展。

“Web3的机会成本本就昂贵,现在不确定性太多。”

这种不确定性,劝退了市场中那64.3%的投机者。

图片来自网络

人在中东、边看世界杯边创作的MAX分享了他的从业历程:18年前后接触区块链,而后果断选择出国发展:“商业模式自由度高对Web3而言很重要,具体到我这里,就是可以跟合作方对接、跟同行交流。”

MAX的工作内容是NFT原画创作,“和你提到的这个DuDu Lab有点像,也是头像,不过我更擅长像素风格。”

据他透露,自己创作一单原画的稿费大约为10到15w美元,一次可能有十几张、几十张。

“横向比较,不算太高。”

除了NFT本身的话题度,在相关宣传中,项目方还提及了今年大火的“AIGC”(人工智能内容创作)技术,即这批NFT部分制作过程由AI参与,包括故事背景、插图、推文文案等。

年中的2022百度世界大会,李彦宏就曾提及AIGC,在他看来,AIGC是继PGC、UGC之后,全新的内容生产方式。“不仅会提升内容生产的效率,也会创造出有独特价值和独立视角的内容。”

此番风口叠加前沿技术(NFT+AI),百度的注码并不简单。

出海≠出路,大厂难逃逆风局

但一个颇为无奈的事实在于,2022或许注定不属于NFT。

天平的一端是百度的Web3执念,另一端则是不景气的区块链交易市场。

玩家戏称今年“炒币不如赌球”,回望过去300多天的币圈,“冷场”也早已成为公认的事实。

仅以加密货币为例:过去一年中,与DuDu挂钩的以太坊,币值蒸发73.70%,多年市值霸榜的比特币,价格也跌去了70.99%。

图/比特币、以太坊价格走势

2022年11月11日,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估值一度高达320亿美元的FTX宣布申请破产保护;创始人百亿美元的身价在短短数日内蒸发,消失于彭博亿万富翁指数等榜单。

FTX的“死因”,原于FTX平台旗下FTT代币被曝出的一系列包括储备金、债务等问题,对于敏感形的币圈而言,这无疑加剧了恐慌情绪:玩家在短时间内清仓、套现,加速了这家币圈巨头的死亡。

顺带着也推了一把同行。

据相关机构统计,当日比特币市值跌破16000美元,跌幅15.8%,创2020年11月以来的最低点。以太坊同样没能幸免,跌破1200美元,24小时价格跳水16.9%,当周跌幅超29%。整个加密货币行业市值在一周内蒸发数千亿,跌入万亿美元的市值之下。

百度对Web3的执念,也难逃阻力。

根据相关机构报道,DuDu在Opensea的地板价曾一度达到约0.09ETH,接近铸造价格的4.5倍。按照当时以太坊-美元汇率计算,一枚DuDu的价格约为112.65美元。将10000枚NFT按照均价计算,百度在11月中旬,从Web3中“生成”并变现了近百万美元。

而截至发稿时,DuDu在Opensea的地板价已经降回0.042ETH,高于铸造价格但低于初始地板价。

尽管推特等社区热闹依旧,尽管后续的发行计划仍有条不紊进行着,但交易数据反映的因果无疑更加真实:在关联度高且情绪化的NFT、币圈市场,强如百度,也很难摆脱大起大落、输多赢少的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