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币的终章:战争、通胀与加密货币

摘要:俄乌冲突不知不觉成了政客们继续用“通货膨胀”的钳子从大众口袋里偷钱的挡箭牌,但纸永远包不住火,等战争彻底燃尽法币的最后一点信用时,也许人们才会明白 ———— 谁先卖出法币,谁就能卖出最好的价格。

与世界上许多其他人不同,我很幸运,仅仅是间接地经历过战争。我母亲的两个兄弟被征召参加越南战争,其中一位叔叔认为在湿热的越南丛林中作战并不是他应有的青春,而最终他因消极怠战而被丢进了监狱。当我问另一个叔叔,参战是什么感觉时,他说他觉得有两个天使在那里保护他,不让他被敌人的炮火打残或打死。我的父亲参加过朝鲜战争,但他从不多谈他的经历,所以我也无从得知他的想法。

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对战争的认识完全来自于电视,战争游戏,以及每晚新闻广播里的“战争”。美国人在伊拉克、波斯尼亚、阿富汗、伊拉克多次开战,以及其他各种小规模地域冲突穿插点缀在新闻节目中。幸运的是,在这些战争期间,我没有经受食品或消费品配给的折磨,也没有经历过严重通货膨胀的影响。

但世界上仍有许多人,都真正经历过战争带来的痛苦。所爱之人受伤或死亡、因冲突而流离失所成为难民、因为食物匮乏或极其昂贵而挨饿,原因是前线需要喂养士兵们作战。

如果从宏观人文主义的角度来看,战争永远都是极具破坏性的,且只会造成地球资源的浪费。人类文明是将太阳和地球的潜在能量转换为食物、住所和娱乐设施,而战争则是耗费这些能量来破坏人类文明成果的行为。虽然一方 "赢了",并通过击败他们的敌人实现了一些政治或经济利益,但对于整个人类而言,这却是一场“败仗”。

被摧毁的一切都需要双倍的资源去重建,而死去的人类再永远无法为社会贡献价值。

回到正题,这是一篇涉及加密货币资本市场的文章。

我们必须把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我们的货币和资产是为了每个人的利益,而不仅仅是 "国家 "这个共识而服务的。在系统层面上不存在正义的战争,你应该忘掉任何一个媒体或者人告诉你的某一方出于某种理由而战的合理性。

相反,在战争中每一个生命的陨落和文明产物的损毁都需要巨额能量来重新构建,这种能量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这就是浪费。我们浪费得越多,整个人类在未来就会遭受更多的负面影响。其中最显著的外在表现就是通货膨胀。

战争的存在挤占了普通消费者的市场。为了供应军队,生产必须从满足普通消费者的需求转移到满足军队的需求。在对公民的日常生活影响最小的情况下,能集结更多资源和能量的一方通常是占上风的一方。

你们中的许多人可能已经极其详细地研究了二战的各个层面。你们的国家甚至可能是在战后创建的,当时获胜的盟国将世界分割成至今仍存在的势力范围。德国和苏联一开始是盟友。希特勒需要斯大林的苏联的石油和粮食,以便为战争提供燃料并养活普通德国人。然而,随着战争的进行,希特勒对能源的需求只增不减,以至于让他错误地认为,如果他入侵苏联,就可以轻易地占领乌克兰,即欧洲的粮仓,当然还有高加索油田。

但和拿破仑一样,他失败了;希特勒入侵苏联,苏联的粮食和石油出口总量骤降。希特勒如果继续与苏联进行公平的贸易,会得到一个比入侵苏联好的多的结果。随着战争的持续,面对粮食配给的严重不足和不断加剧的通货膨胀,德国人最终还是低下了头。

我说这些只是为了说明,通过战争而不是贸易来获取某种东西通常是一种净能源损失。因此,任何相信系统性宏观层面的战争能解决人类需求问题的人,可能从未体验过他们的孩子为了让远方的士兵能够战斗而挨饿的痛苦。

当我们处在一个全球秩序发生转变和可能发生冲突的概率上升的时期,全球通货膨胀就成了我们必然将面临的未来。

现在,抛开战争这个事情,我们应该如何处理我们的投资组合?

毕竟对战争悲天悯人并不能解决任何实际问题,我们必须为自己和我们的资产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并努力支持以试图保持某种生活方式,来保护我们家庭能获取到所需要的那些能量。

阴招

全球冲突的黑天鹅发生在了有史以来最宽松的货币政策的背景下。我知道各国的央行都在谈论通货膨胀问题以及他们对处理通货膨胀所给出的承诺,但几乎所有央行都还在不停的印钞。让我们看一些描述政策利率与官方通胀措施的图表。通货膨胀的 "官方 " 措施永远不可能完全代表一个普通公民面临窘境。我相信这些都是经过加工的统计数据,尽可能描绘出最好的画面。真正的消费者价格通货膨胀指数可能已经飙升到无法想象的程度。

但即便如此,官方给出的数据仍旧惨不忍睹。

美联储基金-美国CPI=美国实际利率(目前为负 7 %)。

欧元区存款利率-欧元区CPI=欧元区实际利率(目前为负 5 %)。

英国银行利率-英国CPI=英国实际利率(目前为负 5 %)。

上述三个图表显示了[政策利率-官方消费价格通胀]。自疫情以来,实际利率已经成为高度负值。想象一下,你的钱包里持有一美元、欧元或英镑。明年,这块法币的价值就莫名其妙地减少了 5 %到 7 %。如果工人的工资也涨了这么多,那肯定没人会抱怨。但是对于大多数受薪者或小时工来说,他们的工资并无法跑赢通货膨胀。

政治家们并不在乎这些,他们只顾着指挥中央银行来抑制通货膨胀。央行此时的举措无非就是尽快提高政策利率,这一点没有争议。有争议的是他们决定提高多少利率,以及他们希望多久完成。

如果美联储今年加息六次,那整个金融界无疑就将经历一次“世界末日”。这就是美联储基金期货市场的预测。如果他们加息六次,每次 0.25 %,那么最终政策利率就会达到 1.5 %。即使 7 %以上的美国 CPI 通胀率在年底前减半,最终实际利率为负 2 %。

以上是欧洲美元期货合约的期限结构图。为了得出在美国以外持有的美元存款的收益率,取100 并减去期货价格。例如,如果欧洲美元期货价格是 98 .00,那么收益率就是 2 %。

欧洲美元市场重要性其实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它是全球最重要的利率市场。这个市场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美联储政策的影响。

如果我们看一下欧洲美元期货曲线,它在明年 9 月的顶点接近 2.5 %。市场预计美联储将提高短期利率,因为这些期货的基础是三个月的美元存款利率。 2.5 %不足以对抗目前的通货膨胀水平,这还没有考虑到各种中型或大型冲突,这些冲突将在未来 12 个月进一步扭曲全球的能源消耗问题。

上面是1990年以来美联储基金利率下限的图表。每一次重大的全球金融震荡或危机的发生,都是因为金融市场的某些领域出现了杠杆和债务积累。当美联储提高利率时,就会刺破泡沫,因为为愚蠢行为融资的成本变得更高。

在第一次与伊拉克的海湾战争之后,美联储在 1994 年底将利率提高了大约 5 %至 6 %。这导致了墨西哥比索危机,美国财政部出面救助墨西哥的美国贷款人。美联储也参与其中,将利率降低了一点。几年后,当利率上升到接近 6 %时,亚洲金融危机发生了。各种 "亚洲四小龙 "来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要求对其经济进行救助。

我们都知道 2000 年的科技公司发生了什么。图表清楚地显示,美联储在亚洲金融危机后略微降息后再次加息。更高的融资成本粉碎了对技术乌托邦的希望和梦想,随后出现了科技股票市场的崩溃。

然后发生了9/11袭击事件,美联储降低了利率,吹起了房地产泡沫。随后,利率大幅飙升了 5 %,而这最终成为 2006 年美国房地产市场的顶峰时刻。到了 2008 年,次级抵押贷款衍生品造成的损失再度影响了整个全球金融系统,于是次贷危机诞生了。

在另一个七年的 0 利率之后,美联储再次开始将利率提高到略高于 2 %,直到 2018 年底/ 2019 年初。在利率上升后, 2019 年底出现了金融市场的全面衰退,以及疫情也随之到来,并创下了有史以来最急剧的经济活动收缩现象。

6 %,然后是 5 %,然后是 2 % —— 每隔十年,金融市场在利率调整问题上越来越敏感。鉴于系统性债务和杠杆在疫情之后于全球范围内暴雷,我认为全球金融市场即使在 2 %的名义利率下也将濒临崩溃。

看看上面的图表,各国央行利率都远远落后于通货膨胀水平,在 2 %的政策利率下,利率仍然是负的。而且,除非工人开始获得相对应的加薪,否则他们仍将月复一月地忍受消费者价格通胀的恶性影响,而这也是所谓“社会重组”发生的契机,雅各宾派或将重现。

通货膨胀的叙事手段

每一个资产类别都有一个不断变化的叙事手段,但最终都是为了让人信服,即它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对冲通货膨胀的工具。许多人本能地认为,作为一种稀缺资产,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是很好的通货膨胀对冲。把时间跨度拉长,他们可能是正确的。然而,最近,比特币的表现更像是玩着 "风险上升/风险下降" 把戏的资产,而不是一种在实际利率为负值时总是升值的资产。

比特币显然在很大程度上受益于疫情激发的全球央行印钞狂欢。它仍然需要时间去消化这种大规模的上涨,但目前流动性正在缩进,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比特币从2020年3月的 4500 美元上涨到2021年11月的接近 7 万美元。但随后央行改变了他们的调子,说他们会做出有效的对策,彻底解决通货膨胀。仅仅是这些只言片语就足以让加密货币牛市停滞不前了。

上图显示了2021年9月以来比特币(黄线)与2年期美国国债(白线)的对比。在我看来,比特币牛市的停滞是因为全球范围内的流动性收紧。由于预期央行将在未来提高名义利率,市场对法定信贷重新定价,这也促使 2 年期国债收益率攀升 8 倍。

然而,黄金这个老骨头也开始动起来了。由于利率持续处于负值区域,它开始向 2000 美元迈进。短期名义利率上升,而黄金依旧攀升,因为实际利率仍然为负。因此,黄金抗通胀的叙事,重新获得了投资者的认同。我预计比特币最终也会经历类似的“再发现”过程,但这需要一定的时间。

耐心是必要能力,它决定了你是否能在恰当的时间进入这个市场。

再来一场战争

如果东欧目前的局势进一步扩大,最终为一场中等或大规模的全球冲突,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1. 许多国家出于环境考虑,决定缩减采矿业。这也促使社会用相对昂贵的风能和太阳能来取代廉价的矿石能源。其结果是,人们需要付出更多东西来获得相同的能源,因为在我们目前的社会结构中,一个人想要体面的生活,他就必然会消耗大量能源。有些人可能会说,矿石能源的成本并没有完全反映其负面的环境外部因素。但你可以把这句话告诉一个普通家庭,并告知他们现在严冬时节的取暖费用将增加 50 %, 因为要使用清洁能源,他们会理解你么?
  2. 人类历史上绝大部分的钱都是在过去 50 年内印刷的。现在,所有主要经济体的人口平均年龄都在增长,而显然,那些有能力工作的人将完成赡养这些不断增加的人口的任务,并偿还所有的债务。为了让这个旁氏游戏继续下去,央行必须一刻不停地印刷货币,以便兑现旧债。一个政府从来不会主动让自己的货币违约,而是用慢性的通货膨胀来代替那个违约的阵痛。
  3. 疫情之后,通货膨胀上升了。劳动力却越来越少,现在劳动力开始变得比资本更有优势,并开始索要更多的利益。后疫情时代也不例外。用工成本在全球范围内上升,因为剩下的生产工人不断在要求更高的工资和更好的福利。机器人显然还没有准备好替代这些人,所以公司仍然需要他们来维持正常运作。
  4. 最发达经济体的央行需要大幅提高利率,只是为了达到正的实际利率。然而,金融系统可能崩溃的名义利率水平正处于历史最低水平。如果利率在目前水平上再上升 1 %到 2 %,整个金融体系,甚至于许多实体企业都将瞬间土崩瓦解。

战争通常是对资源或市场准入觊觎后发动的暴力手段。它始于 "我想要你的能源储备",或者 "我想要你让我卖给你东西" 。意识形态的 "主义 "只是掩盖了战争的事实。正如一开始提到的,从系统上讲,人类从未从冲突中获得过净收益。因此,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战争只会会导致商品价格的普遍上涨。

如果你玩过 "风险 "游戏,读过 Brzezinski 的 【Grand Chessboard 大棋盘】一书,或Mackinder 的 【The Geographical Pivot of History 历史的地理支点】一书,就会发现,掌握了欧亚大陆就是掌握了全世界。这片土地上有最多的人类人口,以及世界上相当比例的自然资源,如能源和金属。

如果我们这个全球社会不能就公平分享这些资源的方式达成和谐一致(当然在历史上这也从未发生过),那么战争就是不可避免的。中间肯定会有一段暴风雨前的“宁静”,就像我们之前享受过的那样,它已经过去了。任何一点火花都会燃烧成熊熊大火,随着战争的持续,能源价格将持续飙升。仅仅是对战争的恐惧就会严重扰乱全球贸易体系,而实体则会倾向于囤积能源,并以更高的利润进行贸易。

回到货币问题上,当那些政治家开始着迷于战争游戏的时候,中央银行家在做什么?

情景1:抑制通货膨胀(这是我认为不太可能发生的情况)

为了适当地抑制通货膨胀,中央银行必须至少达到 0 %的实际利率。鉴于目前金融市场的状况,这将需要 6 %以上的政策利率,而这个利率已经是无法想象的高了。但是,这是最低限度的必要利率水平,它甚至可以真正起到遏制通货膨胀,并缓解绝大多数的问题。

请记住,目前能源通胀的很大一部分并不是货币现象。而是对最廉价的能源形式长期投资不足,以及战争造成的。

这是央行无法解决的两个问题。因此,他们可能会提高、提高、再提高利率,而能源价格永远不会下降,最终全球经济彻底崩溃,能源价格才会跌回较低的水平,因为到那时,人类已经习惯大幅减少其消费模式,从而人均能源需求将大大降低。

如果利率上升到 5 %或 6 %的水平,全球经济将被摧毁,与此相比, 2008 年的次贷危机就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了。

这种清算将把许多苟延残喘的企业彻底冲进历史下水道,并使人类重新进入一个更可持续的增长轨道。然而,这种重新平衡在社会上是不稳定的,尤其是对制定所有政策的金融资产持有者来说。

如果实际利率走向平缓,然后急剧转正,最终世界经济被冲击得粉碎,而能源使用量大幅下降,那么除了波动性对冲外,金融系统将再也找不到避风港,就算加密货币也不例外。

情景2:欺骗

央行里的银行家们会出现在媒体上,并告诉政客们他们是认真地在对抗通货膨胀。银行家们将政策利率提高到 1 %至 2 %的范围,期货市场告诉我们要这样做,而不是更高的利率。在该水平上,实际利率仍然是个负值。

为什么要维持这个状态?因为战争,因为政府需要花钱来打仗或准备打仗,而公民对直接征税来支付战争费用显然是个蠢办法,那么通货膨胀税就是最完美,也最无从查证的税收方法了。

通过保持实际利率为负值和名义政府债券利率低于名义 GDP 增长率,政府可以为自己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持,并降低其债务/ GDP 比率。这个负利率,就能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将储户的资金悄悄的转移至政府的口袋里。

这种水平的名义政策利率将注定导致经济衰退,但它足够缓慢,缓慢到不足以改变社会结构,并且政府仍然可以负担得起地资助战争开支。

问题是,央行再次无法控制能源成本,而能源成本可能会变得越发昂贵。而且,由于他们的货币政策对政府支出仍然很宽裕,那么私企在能源使用方面将会受到政府部门的严重挤兑。因此,由于货币政策仍然过于宽松,能源成本继续上升,抗通胀这个叙事手段,最后将变成毒药,危害整个社会体系。

这些都关系到我们的投资组合,耐心才是关键。如果美联储和其他央行同时加息,那将粉碎一切金融资产泡沫,而比特币和一众加密货币将出现在大屠杀名单的榜首。加密货币市场是唯一可完全自由交易的市场,所有拥有互联网连接的人类都可以参与其中。因此,与其他 TradFi 市场相比,加密货币市场将最先对市场做出反应。记住,由于实际利率仍将是负的,法币的购买力将被牢牢锁死,并不断下降,那么最终抢夺稀缺资产的人将得到奖赏。冷钱包里的财富和保险箱里黄灿灿的金子将变成最值钱的东西。

央行并不想通过提高利率来重新组织社会,并彻底遏制消费者的欲望和政府的支出。一旦选举结束,对抗通货膨胀的政治压力就会消失,到那时,没有政客会在真正关心通货膨胀这种事情。

对于我们加密货币交易者来说,耐心仍然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你已经投资了你认为的基准加密货币资产(我的是比特币和以太坊),请安心的留在那里。

如果你是一个日内交易员,只玩短线的玩家,那么请记住,暴跌和通胀保护型资产的上涨可能就发生在一瞬之间。因此,不要贪婪,投资,落袋,只做多即可。

我在周末写了这篇文章,当时以为俄乌冲突将是短暂的,因为西方的反应很平静。现在看来,战争仍将继续,西方世界似乎也准备好了经济酷刑,并与俄罗斯完全脱钩。俄罗斯(以及未来被认为是乌克兰的任何领土)是粮食和能源的主要供应商,一旦俄罗斯与全球经济脱钩,粮食暴涨将成为必然现象。

此外,没人知道,如果脱钩发生,会产生怎样的金融后果。

在市场巨变照亮所有阴暗角落前,你永远不知道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上有多少的兔子洞。因此,假设脱钩将导致少数大型金融机构的财务困境。鉴于系统中蕴含的大量杠杆,这种小规模债务杠杠问题最终可能再次演化成全球性的金融危机。

西方国家与俄罗斯的对峙为全球央行打开了一个机会,让它们放弃对抗通胀的承诺。

我不确定他们是否能够在政治层面上做到这一点,因为当世界试图将俄罗斯的能源从全球市场中移除时,通货膨胀只会不断飙升。因此,我只是谨慎地看涨比特币,目前我还在投资一些价格非常离谱的比特币和以太坊看涨期权。可能有点过度交易,但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市场。

3月的美联储基金期货数据表明,市场认为美联储将加息 0.25 %。然而,当我们看看大型投资银行和《华尔街日报》意见栏中最受欢迎的美联储喉舌的言辞时,我们可以发现,美联储正在试探市场,将话题引至前冲突导致的潜在或实际的市场动荡,并再次提出是否严重到需要更多的 "宽松政策"(印钱的委婉说法)。它则会根据市场和政治圈的反应做出决策,即是否可以继续保持 0 %的利率。

最终,央行官员将为通货膨胀的加密货币魔毯提供一个明确的信号。而这个信号就是,如果美联储在 3 月中旬偏离市场预期的 0.25 %至 0.50 %的政策利率提升。基本就可以判断,下一轮的加密货币大清洗即将来临。

情景3:印钞机爆炸

一场热火朝天的全球冲突是一个全球游戏规则潜在革命者。通货膨胀则是游戏的名字,因为政治需要从 "让我们对抗通货膨胀,以便中产阶级保持经济尊严 "转变为 "那个国家是邪恶的,必须打倒他们,所以履行你们的职责,公民,你们忍受这种通货膨胀是为了赢得战争"。

价格控制、配给和通货膨胀将成为各国的新常态,以便将所有可用的资源都交给军队。国内货币将在赚到钱的同时被迅速花光。黄金、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将被囤积起来。这将是格雷欣法则的世界。再想投资黄金和加密货币市场将变得异常困难,因为资本将想尽办法限制普通公民保护自己免受通货膨胀压榨的能力。

从实际情况来看,大多数以法币计价的金融资产将跌得比卫生纸还不值钱。是的,你的股票投资组合在名义上可能会上涨,但牛奶、黄油、鸡蛋、糖等的价格将比你的股票指数基金上涨得更快。

我并不希望这种情况成为现实。你一定通过书本、影视感受过普通人在世界大战下的悲惨生活,无论你生活在哪个地方,它都会有不同程度的痛苦相伴随。但读书和身临其境是两种不同的体验。而我并不希望去体验它。但很不幸,人类的历史就是不断冲突的历史。

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做好最坏的打算,这样你才能在它发生之前进行交易。这意味着利用闲置的金融资产,购买全球公认价值存储工具。任何局部资产,如房地产和股票,都不会保持其实际价值。黄金、比特币和其他一些加密货币将继续保持全球价值。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当冲突结束后,你的 "储蓄" 可能会变成一个战前有价值但战后没有价值的虚构物件。社会上没有人能在经济层面上安然无恙地度过战争,你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在保护你认为最有必要保护的那一部分。

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再看看《唐顿庄园》。英国这样一个资产雄厚的大家族不得不沦落到兜售他们的家族 "出生权" ,因为战争带来的沉重的通货膨胀和高昂的经济成本让国家变得一贫如洗,在那时,政权唯一的选择就是对那些仍有资产被钉在地上的人进行征税,而我们大多数人都将无法幸免。

允许我再天真一次

全球公民现在都拥有可以放在口袋里的智能手机,它是一种即时分享知识的大众通信工具。我们可以向对方展示战争对我们各自社会造成的破坏,希望这一切能改变政治精英对战争的一意孤行。

但保护自己的财产是我们每个人对自己的义务,只有如此我们才能熬过这场通货膨胀的劫难。请记住,无论价格如何变动,谁先卖出法币,谁就能卖出最好的价格。

本文由 链谷区块 作者:链谷说事 发表,其版权均为 链谷区块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链谷区块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分享生成图片

发表评论

法币的终章:战争、通胀与加密货币

2022-03-03 11:23:05

摘要:俄乌冲突不知不觉成了政客们继续用“通货膨胀”的钳子从大众口袋里偷钱的挡箭牌,但纸永远包不住火,等战争彻底燃尽法币的最后一点信用时,也许人们才会明白 ———— 谁先卖出法币,谁就能卖出最好的价格。

与世界上许多其他人不同,我很幸运,仅仅是间接地经历过战争。我母亲的两个兄弟被征召参加越南战争,其中一位叔叔认为在湿热的越南丛林中作战并不是他应有的青春,而最终他因消极怠战而被丢进了监狱。当我问另一个叔叔,参战是什么感觉时,他说他觉得有两个天使在那里保护他,不让他被敌人的炮火打残或打死。我的父亲参加过朝鲜战争,但他从不多谈他的经历,所以我也无从得知他的想法。

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对战争的认识完全来自于电视,战争游戏,以及每晚新闻广播里的“战争”。美国人在伊拉克、波斯尼亚、阿富汗、伊拉克多次开战,以及其他各种小规模地域冲突穿插点缀在新闻节目中。幸运的是,在这些战争期间,我没有经受食品或消费品配给的折磨,也没有经历过严重通货膨胀的影响。

但世界上仍有许多人,都真正经历过战争带来的痛苦。所爱之人受伤或死亡、因冲突而流离失所成为难民、因为食物匮乏或极其昂贵而挨饿,原因是前线需要喂养士兵们作战。

如果从宏观人文主义的角度来看,战争永远都是极具破坏性的,且只会造成地球资源的浪费。人类文明是将太阳和地球的潜在能量转换为食物、住所和娱乐设施,而战争则是耗费这些能量来破坏人类文明成果的行为。虽然一方 "赢了",并通过击败他们的敌人实现了一些政治或经济利益,但对于整个人类而言,这却是一场“败仗”。

被摧毁的一切都需要双倍的资源去重建,而死去的人类再永远无法为社会贡献价值。

回到正题,这是一篇涉及加密货币资本市场的文章。

我们必须把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我们的货币和资产是为了每个人的利益,而不仅仅是 "国家 "这个共识而服务的。在系统层面上不存在正义的战争,你应该忘掉任何一个媒体或者人告诉你的某一方出于某种理由而战的合理性。

相反,在战争中每一个生命的陨落和文明产物的损毁都需要巨额能量来重新构建,这种能量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这就是浪费。我们浪费得越多,整个人类在未来就会遭受更多的负面影响。其中最显著的外在表现就是通货膨胀。

战争的存在挤占了普通消费者的市场。为了供应军队,生产必须从满足普通消费者的需求转移到满足军队的需求。在对公民的日常生活影响最小的情况下,能集结更多资源和能量的一方通常是占上风的一方。

你们中的许多人可能已经极其详细地研究了二战的各个层面。你们的国家甚至可能是在战后创建的,当时获胜的盟国将世界分割成至今仍存在的势力范围。德国和苏联一开始是盟友。希特勒需要斯大林的苏联的石油和粮食,以便为战争提供燃料并养活普通德国人。然而,随着战争的进行,希特勒对能源的需求只增不减,以至于让他错误地认为,如果他入侵苏联,就可以轻易地占领乌克兰,即欧洲的粮仓,当然还有高加索油田。

但和拿破仑一样,他失败了;希特勒入侵苏联,苏联的粮食和石油出口总量骤降。希特勒如果继续与苏联进行公平的贸易,会得到一个比入侵苏联好的多的结果。随着战争的持续,面对粮食配给的严重不足和不断加剧的通货膨胀,德国人最终还是低下了头。

我说这些只是为了说明,通过战争而不是贸易来获取某种东西通常是一种净能源损失。因此,任何相信系统性宏观层面的战争能解决人类需求问题的人,可能从未体验过他们的孩子为了让远方的士兵能够战斗而挨饿的痛苦。

当我们处在一个全球秩序发生转变和可能发生冲突的概率上升的时期,全球通货膨胀就成了我们必然将面临的未来。

现在,抛开战争这个事情,我们应该如何处理我们的投资组合?

毕竟对战争悲天悯人并不能解决任何实际问题,我们必须为自己和我们的资产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并努力支持以试图保持某种生活方式,来保护我们家庭能获取到所需要的那些能量。

阴招

全球冲突的黑天鹅发生在了有史以来最宽松的货币政策的背景下。我知道各国的央行都在谈论通货膨胀问题以及他们对处理通货膨胀所给出的承诺,但几乎所有央行都还在不停的印钞。让我们看一些描述政策利率与官方通胀措施的图表。通货膨胀的 "官方 " 措施永远不可能完全代表一个普通公民面临窘境。我相信这些都是经过加工的统计数据,尽可能描绘出最好的画面。真正的消费者价格通货膨胀指数可能已经飙升到无法想象的程度。

但即便如此,官方给出的数据仍旧惨不忍睹。

美联储基金-美国CPI=美国实际利率(目前为负 7 %)。

欧元区存款利率-欧元区CPI=欧元区实际利率(目前为负 5 %)。

英国银行利率-英国CPI=英国实际利率(目前为负 5 %)。

上述三个图表显示了[政策利率-官方消费价格通胀]。自疫情以来,实际利率已经成为高度负值。想象一下,你的钱包里持有一美元、欧元或英镑。明年,这块法币的价值就莫名其妙地减少了 5 %到 7 %。如果工人的工资也涨了这么多,那肯定没人会抱怨。但是对于大多数受薪者或小时工来说,他们的工资并无法跑赢通货膨胀。

政治家们并不在乎这些,他们只顾着指挥中央银行来抑制通货膨胀。央行此时的举措无非就是尽快提高政策利率,这一点没有争议。有争议的是他们决定提高多少利率,以及他们希望多久完成。

如果美联储今年加息六次,那整个金融界无疑就将经历一次“世界末日”。这就是美联储基金期货市场的预测。如果他们加息六次,每次 0.25 %,那么最终政策利率就会达到 1.5 %。即使 7 %以上的美国 CPI 通胀率在年底前减半,最终实际利率为负 2 %。

以上是欧洲美元期货合约的期限结构图。为了得出在美国以外持有的美元存款的收益率,取100 并减去期货价格。例如,如果欧洲美元期货价格是 98 .00,那么收益率就是 2 %。

欧洲美元市场重要性其实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它是全球最重要的利率市场。这个市场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美联储政策的影响。

如果我们看一下欧洲美元期货曲线,它在明年 9 月的顶点接近 2.5 %。市场预计美联储将提高短期利率,因为这些期货的基础是三个月的美元存款利率。 2.5 %不足以对抗目前的通货膨胀水平,这还没有考虑到各种中型或大型冲突,这些冲突将在未来 12 个月进一步扭曲全球的能源消耗问题。

上面是1990年以来美联储基金利率下限的图表。每一次重大的全球金融震荡或危机的发生,都是因为金融市场的某些领域出现了杠杆和债务积累。当美联储提高利率时,就会刺破泡沫,因为为愚蠢行为融资的成本变得更高。

在第一次与伊拉克的海湾战争之后,美联储在 1994 年底将利率提高了大约 5 %至 6 %。这导致了墨西哥比索危机,美国财政部出面救助墨西哥的美国贷款人。美联储也参与其中,将利率降低了一点。几年后,当利率上升到接近 6 %时,亚洲金融危机发生了。各种 "亚洲四小龙 "来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要求对其经济进行救助。

我们都知道 2000 年的科技公司发生了什么。图表清楚地显示,美联储在亚洲金融危机后略微降息后再次加息。更高的融资成本粉碎了对技术乌托邦的希望和梦想,随后出现了科技股票市场的崩溃。

然后发生了9/11袭击事件,美联储降低了利率,吹起了房地产泡沫。随后,利率大幅飙升了 5 %,而这最终成为 2006 年美国房地产市场的顶峰时刻。到了 2008 年,次级抵押贷款衍生品造成的损失再度影响了整个全球金融系统,于是次贷危机诞生了。

在另一个七年的 0 利率之后,美联储再次开始将利率提高到略高于 2 %,直到 2018 年底/ 2019 年初。在利率上升后, 2019 年底出现了金融市场的全面衰退,以及疫情也随之到来,并创下了有史以来最急剧的经济活动收缩现象。

6 %,然后是 5 %,然后是 2 % —— 每隔十年,金融市场在利率调整问题上越来越敏感。鉴于系统性债务和杠杆在疫情之后于全球范围内暴雷,我认为全球金融市场即使在 2 %的名义利率下也将濒临崩溃。

看看上面的图表,各国央行利率都远远落后于通货膨胀水平,在 2 %的政策利率下,利率仍然是负的。而且,除非工人开始获得相对应的加薪,否则他们仍将月复一月地忍受消费者价格通胀的恶性影响,而这也是所谓“社会重组”发生的契机,雅各宾派或将重现。

通货膨胀的叙事手段

每一个资产类别都有一个不断变化的叙事手段,但最终都是为了让人信服,即它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对冲通货膨胀的工具。许多人本能地认为,作为一种稀缺资产,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是很好的通货膨胀对冲。把时间跨度拉长,他们可能是正确的。然而,最近,比特币的表现更像是玩着 "风险上升/风险下降" 把戏的资产,而不是一种在实际利率为负值时总是升值的资产。

比特币显然在很大程度上受益于疫情激发的全球央行印钞狂欢。它仍然需要时间去消化这种大规模的上涨,但目前流动性正在缩进,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比特币从2020年3月的 4500 美元上涨到2021年11月的接近 7 万美元。但随后央行改变了他们的调子,说他们会做出有效的对策,彻底解决通货膨胀。仅仅是这些只言片语就足以让加密货币牛市停滞不前了。

上图显示了2021年9月以来比特币(黄线)与2年期美国国债(白线)的对比。在我看来,比特币牛市的停滞是因为全球范围内的流动性收紧。由于预期央行将在未来提高名义利率,市场对法定信贷重新定价,这也促使 2 年期国债收益率攀升 8 倍。

然而,黄金这个老骨头也开始动起来了。由于利率持续处于负值区域,它开始向 2000 美元迈进。短期名义利率上升,而黄金依旧攀升,因为实际利率仍然为负。因此,黄金抗通胀的叙事,重新获得了投资者的认同。我预计比特币最终也会经历类似的“再发现”过程,但这需要一定的时间。

耐心是必要能力,它决定了你是否能在恰当的时间进入这个市场。

再来一场战争

如果东欧目前的局势进一步扩大,最终为一场中等或大规模的全球冲突,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1. 许多国家出于环境考虑,决定缩减采矿业。这也促使社会用相对昂贵的风能和太阳能来取代廉价的矿石能源。其结果是,人们需要付出更多东西来获得相同的能源,因为在我们目前的社会结构中,一个人想要体面的生活,他就必然会消耗大量能源。有些人可能会说,矿石能源的成本并没有完全反映其负面的环境外部因素。但你可以把这句话告诉一个普通家庭,并告知他们现在严冬时节的取暖费用将增加 50 %, 因为要使用清洁能源,他们会理解你么?
  2. 人类历史上绝大部分的钱都是在过去 50 年内印刷的。现在,所有主要经济体的人口平均年龄都在增长,而显然,那些有能力工作的人将完成赡养这些不断增加的人口的任务,并偿还所有的债务。为了让这个旁氏游戏继续下去,央行必须一刻不停地印刷货币,以便兑现旧债。一个政府从来不会主动让自己的货币违约,而是用慢性的通货膨胀来代替那个违约的阵痛。
  3. 疫情之后,通货膨胀上升了。劳动力却越来越少,现在劳动力开始变得比资本更有优势,并开始索要更多的利益。后疫情时代也不例外。用工成本在全球范围内上升,因为剩下的生产工人不断在要求更高的工资和更好的福利。机器人显然还没有准备好替代这些人,所以公司仍然需要他们来维持正常运作。
  4. 最发达经济体的央行需要大幅提高利率,只是为了达到正的实际利率。然而,金融系统可能崩溃的名义利率水平正处于历史最低水平。如果利率在目前水平上再上升 1 %到 2 %,整个金融体系,甚至于许多实体企业都将瞬间土崩瓦解。

战争通常是对资源或市场准入觊觎后发动的暴力手段。它始于 "我想要你的能源储备",或者 "我想要你让我卖给你东西" 。意识形态的 "主义 "只是掩盖了战争的事实。正如一开始提到的,从系统上讲,人类从未从冲突中获得过净收益。因此,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战争只会会导致商品价格的普遍上涨。

如果你玩过 "风险 "游戏,读过 Brzezinski 的 【Grand Chessboard 大棋盘】一书,或Mackinder 的 【The Geographical Pivot of History 历史的地理支点】一书,就会发现,掌握了欧亚大陆就是掌握了全世界。这片土地上有最多的人类人口,以及世界上相当比例的自然资源,如能源和金属。

如果我们这个全球社会不能就公平分享这些资源的方式达成和谐一致(当然在历史上这也从未发生过),那么战争就是不可避免的。中间肯定会有一段暴风雨前的“宁静”,就像我们之前享受过的那样,它已经过去了。任何一点火花都会燃烧成熊熊大火,随着战争的持续,能源价格将持续飙升。仅仅是对战争的恐惧就会严重扰乱全球贸易体系,而实体则会倾向于囤积能源,并以更高的利润进行贸易。

回到货币问题上,当那些政治家开始着迷于战争游戏的时候,中央银行家在做什么?

情景1:抑制通货膨胀(这是我认为不太可能发生的情况)

为了适当地抑制通货膨胀,中央银行必须至少达到 0 %的实际利率。鉴于目前金融市场的状况,这将需要 6 %以上的政策利率,而这个利率已经是无法想象的高了。但是,这是最低限度的必要利率水平,它甚至可以真正起到遏制通货膨胀,并缓解绝大多数的问题。

请记住,目前能源通胀的很大一部分并不是货币现象。而是对最廉价的能源形式长期投资不足,以及战争造成的。

这是央行无法解决的两个问题。因此,他们可能会提高、提高、再提高利率,而能源价格永远不会下降,最终全球经济彻底崩溃,能源价格才会跌回较低的水平,因为到那时,人类已经习惯大幅减少其消费模式,从而人均能源需求将大大降低。

如果利率上升到 5 %或 6 %的水平,全球经济将被摧毁,与此相比, 2008 年的次贷危机就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了。

这种清算将把许多苟延残喘的企业彻底冲进历史下水道,并使人类重新进入一个更可持续的增长轨道。然而,这种重新平衡在社会上是不稳定的,尤其是对制定所有政策的金融资产持有者来说。

如果实际利率走向平缓,然后急剧转正,最终世界经济被冲击得粉碎,而能源使用量大幅下降,那么除了波动性对冲外,金融系统将再也找不到避风港,就算加密货币也不例外。

情景2:欺骗

央行里的银行家们会出现在媒体上,并告诉政客们他们是认真地在对抗通货膨胀。银行家们将政策利率提高到 1 %至 2 %的范围,期货市场告诉我们要这样做,而不是更高的利率。在该水平上,实际利率仍然是个负值。

为什么要维持这个状态?因为战争,因为政府需要花钱来打仗或准备打仗,而公民对直接征税来支付战争费用显然是个蠢办法,那么通货膨胀税就是最完美,也最无从查证的税收方法了。

通过保持实际利率为负值和名义政府债券利率低于名义 GDP 增长率,政府可以为自己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持,并降低其债务/ GDP 比率。这个负利率,就能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将储户的资金悄悄的转移至政府的口袋里。

这种水平的名义政策利率将注定导致经济衰退,但它足够缓慢,缓慢到不足以改变社会结构,并且政府仍然可以负担得起地资助战争开支。

问题是,央行再次无法控制能源成本,而能源成本可能会变得越发昂贵。而且,由于他们的货币政策对政府支出仍然很宽裕,那么私企在能源使用方面将会受到政府部门的严重挤兑。因此,由于货币政策仍然过于宽松,能源成本继续上升,抗通胀这个叙事手段,最后将变成毒药,危害整个社会体系。

这些都关系到我们的投资组合,耐心才是关键。如果美联储和其他央行同时加息,那将粉碎一切金融资产泡沫,而比特币和一众加密货币将出现在大屠杀名单的榜首。加密货币市场是唯一可完全自由交易的市场,所有拥有互联网连接的人类都可以参与其中。因此,与其他 TradFi 市场相比,加密货币市场将最先对市场做出反应。记住,由于实际利率仍将是负的,法币的购买力将被牢牢锁死,并不断下降,那么最终抢夺稀缺资产的人将得到奖赏。冷钱包里的财富和保险箱里黄灿灿的金子将变成最值钱的东西。

央行并不想通过提高利率来重新组织社会,并彻底遏制消费者的欲望和政府的支出。一旦选举结束,对抗通货膨胀的政治压力就会消失,到那时,没有政客会在真正关心通货膨胀这种事情。

对于我们加密货币交易者来说,耐心仍然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你已经投资了你认为的基准加密货币资产(我的是比特币和以太坊),请安心的留在那里。

如果你是一个日内交易员,只玩短线的玩家,那么请记住,暴跌和通胀保护型资产的上涨可能就发生在一瞬之间。因此,不要贪婪,投资,落袋,只做多即可。

我在周末写了这篇文章,当时以为俄乌冲突将是短暂的,因为西方的反应很平静。现在看来,战争仍将继续,西方世界似乎也准备好了经济酷刑,并与俄罗斯完全脱钩。俄罗斯(以及未来被认为是乌克兰的任何领土)是粮食和能源的主要供应商,一旦俄罗斯与全球经济脱钩,粮食暴涨将成为必然现象。

此外,没人知道,如果脱钩发生,会产生怎样的金融后果。

在市场巨变照亮所有阴暗角落前,你永远不知道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上有多少的兔子洞。因此,假设脱钩将导致少数大型金融机构的财务困境。鉴于系统中蕴含的大量杠杆,这种小规模债务杠杠问题最终可能再次演化成全球性的金融危机。

西方国家与俄罗斯的对峙为全球央行打开了一个机会,让它们放弃对抗通胀的承诺。

我不确定他们是否能够在政治层面上做到这一点,因为当世界试图将俄罗斯的能源从全球市场中移除时,通货膨胀只会不断飙升。因此,我只是谨慎地看涨比特币,目前我还在投资一些价格非常离谱的比特币和以太坊看涨期权。可能有点过度交易,但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市场。

3月的美联储基金期货数据表明,市场认为美联储将加息 0.25 %。然而,当我们看看大型投资银行和《华尔街日报》意见栏中最受欢迎的美联储喉舌的言辞时,我们可以发现,美联储正在试探市场,将话题引至前冲突导致的潜在或实际的市场动荡,并再次提出是否严重到需要更多的 "宽松政策"(印钱的委婉说法)。它则会根据市场和政治圈的反应做出决策,即是否可以继续保持 0 %的利率。

最终,央行官员将为通货膨胀的加密货币魔毯提供一个明确的信号。而这个信号就是,如果美联储在 3 月中旬偏离市场预期的 0.25 %至 0.50 %的政策利率提升。基本就可以判断,下一轮的加密货币大清洗即将来临。

情景3:印钞机爆炸

一场热火朝天的全球冲突是一个全球游戏规则潜在革命者。通货膨胀则是游戏的名字,因为政治需要从 "让我们对抗通货膨胀,以便中产阶级保持经济尊严 "转变为 "那个国家是邪恶的,必须打倒他们,所以履行你们的职责,公民,你们忍受这种通货膨胀是为了赢得战争"。

价格控制、配给和通货膨胀将成为各国的新常态,以便将所有可用的资源都交给军队。国内货币将在赚到钱的同时被迅速花光。黄金、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将被囤积起来。这将是格雷欣法则的世界。再想投资黄金和加密货币市场将变得异常困难,因为资本将想尽办法限制普通公民保护自己免受通货膨胀压榨的能力。

从实际情况来看,大多数以法币计价的金融资产将跌得比卫生纸还不值钱。是的,你的股票投资组合在名义上可能会上涨,但牛奶、黄油、鸡蛋、糖等的价格将比你的股票指数基金上涨得更快。

我并不希望这种情况成为现实。你一定通过书本、影视感受过普通人在世界大战下的悲惨生活,无论你生活在哪个地方,它都会有不同程度的痛苦相伴随。但读书和身临其境是两种不同的体验。而我并不希望去体验它。但很不幸,人类的历史就是不断冲突的历史。

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做好最坏的打算,这样你才能在它发生之前进行交易。这意味着利用闲置的金融资产,购买全球公认价值存储工具。任何局部资产,如房地产和股票,都不会保持其实际价值。黄金、比特币和其他一些加密货币将继续保持全球价值。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当冲突结束后,你的 "储蓄" 可能会变成一个战前有价值但战后没有价值的虚构物件。社会上没有人能在经济层面上安然无恙地度过战争,你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在保护你认为最有必要保护的那一部分。

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再看看《唐顿庄园》。英国这样一个资产雄厚的大家族不得不沦落到兜售他们的家族 "出生权" ,因为战争带来的沉重的通货膨胀和高昂的经济成本让国家变得一贫如洗,在那时,政权唯一的选择就是对那些仍有资产被钉在地上的人进行征税,而我们大多数人都将无法幸免。

允许我再天真一次

全球公民现在都拥有可以放在口袋里的智能手机,它是一种即时分享知识的大众通信工具。我们可以向对方展示战争对我们各自社会造成的破坏,希望这一切能改变政治精英对战争的一意孤行。

但保护自己的财产是我们每个人对自己的义务,只有如此我们才能熬过这场通货膨胀的劫难。请记住,无论价格如何变动,谁先卖出法币,谁就能卖出最好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