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意大利博物馆推名画 NFT 募资自救

世界疫情持续多时,国外许多博物馆因访客人数下降,门票收入大跌,导致资金紧张,甚或面临倒闭危机。近日,包括乌菲兹美术馆在内的四所意大利重要博物馆携手合作,推出限量的名画藏品 NFT ,希望借此筹谋生路,支持博物馆的持续运营。

参与此项计划的四所意大利博物馆,除了大名鼎鼎的乌菲兹美术馆(Uffizi Gallery),还有皮洛塔宫博物馆(Complesso Monumentale della Pilotta),以及米兰的布雷拉画廊(Pinacoteca di Brera)及昂布罗修图书馆(Biblioteca Ambrosiana)。它们签署联合协定,将销售名画 NFT 所得的利润,一半归于藏品保藏,另一半由各博物馆与其技术伙伴、意大利科技公司 Cinello 平分。

计划早前在伦敦 Unit Gallery 名为《永恒的艺术史》(Eternalizing Art History)的展览上正式公布。展览展出了出自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拉斐尔(Raffaello Sanzio)、莫迪利亚尼(Amedeo Modigliani)等大师手画的六幅数码版名画。画廊以屏幕展出作品,并在屏幕外围加装仿照原作制作的手造画框。每幅画作已经在以太坊铸造成 NFT ,每幅限量九个 NFT ,售价不一,从10万欧元至25万欧元不等。

数码版名画由意大利科技公司Cinello制作成 DAWs 数码档案(Digital Audio workstations),然后协助销售。当买家购买 NFT 时,会同时收到实物及数码两部分。实物方面会收到屏幕连画框、载有该名画档案的硬盘,以及一张真品证书;数码部分,则会收到该名画的 NFT ,以及专属的应用程序登入账户。Cinello 的总监 Serena Tabacchi 表示,买家可以自由转售名画 NFT ,但每一次转售,保留名画版权的博物馆都会收到版税。

展览闭幕日,意大利博科尼大学教授 Guido Guerzoni 发言指,博物馆将自身的名画收藏铸造成 NFT ,除了突破疫情旅遊限制继续推广名作外,更为博物馆筹谋了崭新的求生方式。“一年的疫情,让欧洲博物馆失去了70%的访客、70%-80%的收入。”他表示,意大利情況更差,就公立博物馆而言,已经就失去了85%访客及90%的收入。

就如因疫情而流失数百万海外访客的乌菲兹美术馆而言,难以单靠本土访客支撑运营,面对巨大财政压力,必须想尽办法,思索新策略筹谋资金。去年爆红的 NFT 技术,刚好成为了博物馆自救的救命稻草。早在去年五月,该博物馆就已经把米高安哲罗画于1505年的文艺复兴杰作《圣家族》(Doni Tondo)铸造成了 NFT ,并以14万欧元卖出。这次乌菲兹美术馆再度与其他博物馆一起推出新 NFT ,可见售卖数码版名画NFT的利润庞大,有助蒙受访客流失的博物馆赚取资金维持运营。

伦敦 Unit Gallery 总监 Joe Kennedy 向媒体透露,外界对博物馆名画 NFT 计划反应热烈,现阶段已达成5宗销售,下星期亦应该会有十多宗交易;而此展览只是计划的开始,四所博物馆很可能会继续参与画廊的未来两个展览,继续推出新的 NFT 作品。

为了维持运营,博物馆推出名画 NFT 或无可厚非,但这些举动引起了艺术圈的广泛讨论,包括真迹与数码复制版的差异、古典传统艺术与崭新元宇宙融合等议题。Joe Kennedy 强调,NFT 藏品无意与原作比较,“它们(NFT)是一种讲故事的工具,可以确保那些标志性作品在新一代艺术爱好者中流传,并能增强持有者亲自观赏原作时能拥有魔法般的体验。”

本文由 链谷区块 作者:链谷说事 发表,其版权均为 链谷区块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链谷区块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分享生成图片

发表评论

四大意大利博物馆推名画 NFT 募资自救

2022-02-24 12:09:20

世界疫情持续多时,国外许多博物馆因访客人数下降,门票收入大跌,导致资金紧张,甚或面临倒闭危机。近日,包括乌菲兹美术馆在内的四所意大利重要博物馆携手合作,推出限量的名画藏品 NFT ,希望借此筹谋生路,支持博物馆的持续运营。

参与此项计划的四所意大利博物馆,除了大名鼎鼎的乌菲兹美术馆(Uffizi Gallery),还有皮洛塔宫博物馆(Complesso Monumentale della Pilotta),以及米兰的布雷拉画廊(Pinacoteca di Brera)及昂布罗修图书馆(Biblioteca Ambrosiana)。它们签署联合协定,将销售名画 NFT 所得的利润,一半归于藏品保藏,另一半由各博物馆与其技术伙伴、意大利科技公司 Cinello 平分。

计划早前在伦敦 Unit Gallery 名为《永恒的艺术史》(Eternalizing Art History)的展览上正式公布。展览展出了出自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拉斐尔(Raffaello Sanzio)、莫迪利亚尼(Amedeo Modigliani)等大师手画的六幅数码版名画。画廊以屏幕展出作品,并在屏幕外围加装仿照原作制作的手造画框。每幅画作已经在以太坊铸造成 NFT ,每幅限量九个 NFT ,售价不一,从10万欧元至25万欧元不等。

数码版名画由意大利科技公司Cinello制作成 DAWs 数码档案(Digital Audio workstations),然后协助销售。当买家购买 NFT 时,会同时收到实物及数码两部分。实物方面会收到屏幕连画框、载有该名画档案的硬盘,以及一张真品证书;数码部分,则会收到该名画的 NFT ,以及专属的应用程序登入账户。Cinello 的总监 Serena Tabacchi 表示,买家可以自由转售名画 NFT ,但每一次转售,保留名画版权的博物馆都会收到版税。

展览闭幕日,意大利博科尼大学教授 Guido Guerzoni 发言指,博物馆将自身的名画收藏铸造成 NFT ,除了突破疫情旅遊限制继续推广名作外,更为博物馆筹谋了崭新的求生方式。“一年的疫情,让欧洲博物馆失去了70%的访客、70%-80%的收入。”他表示,意大利情況更差,就公立博物馆而言,已经就失去了85%访客及90%的收入。

就如因疫情而流失数百万海外访客的乌菲兹美术馆而言,难以单靠本土访客支撑运营,面对巨大财政压力,必须想尽办法,思索新策略筹谋资金。去年爆红的 NFT 技术,刚好成为了博物馆自救的救命稻草。早在去年五月,该博物馆就已经把米高安哲罗画于1505年的文艺复兴杰作《圣家族》(Doni Tondo)铸造成了 NFT ,并以14万欧元卖出。这次乌菲兹美术馆再度与其他博物馆一起推出新 NFT ,可见售卖数码版名画NFT的利润庞大,有助蒙受访客流失的博物馆赚取资金维持运营。

伦敦 Unit Gallery 总监 Joe Kennedy 向媒体透露,外界对博物馆名画 NFT 计划反应热烈,现阶段已达成5宗销售,下星期亦应该会有十多宗交易;而此展览只是计划的开始,四所博物馆很可能会继续参与画廊的未来两个展览,继续推出新的 NFT 作品。

为了维持运营,博物馆推出名画 NFT 或无可厚非,但这些举动引起了艺术圈的广泛讨论,包括真迹与数码复制版的差异、古典传统艺术与崭新元宇宙融合等议题。Joe Kennedy 强调,NFT 藏品无意与原作比较,“它们(NFT)是一种讲故事的工具,可以确保那些标志性作品在新一代艺术爱好者中流传,并能增强持有者亲自观赏原作时能拥有魔法般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