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壤、派对岛、啫喱……爆款迭出,元宇宙社交是腾讯的“致命毒药”?

没想到腾讯超级QQ秀的20周年归来首秀,被一款名不见经传的产品抢了风头。

1月15日,一款名为“啫喱”的社交App迅速在各个互联网的社交圈内火爆起来,引起了年轻人对这款虚拟社交App的热议。

根据初步的体验发现,“啫喱”是一款3D虚拟人物社交平台,网友只要在啫喱App内创建虚拟人物身份,就可以与其他网友进行社交互动。整个产品的形态类似于元宇宙游戏平台《罗布乐思》,故“啫喱”也被行业人视为元宇宙社交产品,深受行业关注。

根据七麦数据显示,“啫喱”下载量在App Store上线后的第7天开始出现了明显上涨的趋势,到2月11日,其日下载量达到了峰值,为494966次,登顶App Store的免费排行榜,这个日下载量的峰值接近了字节旗下社交产品“多闪”在同时间段内的最高日下载峰值,啫喱在近一个月内的预估总计下载次数也达到了227万次,可见这款社交产品在前期的数据表现相当亮眼。

但人红是非多。就在啫喱一路高歌猛进的时候,网上传出了“啫喱App存在使用用户微信号、QQ号等隐私信息”的消息,啫喱官方在2月11日晚间发布声明称,网传消息不属实。13日,啫喱官方主动下架了产品。

虽然风波暂一告落,但这种现象级爆火的社交形式,却让许多互联网公司被深深吸引。就在1月份,字节也被曝出正在内测一款沉浸式的虚拟社交产品“派对岛”,被外界视为元宇宙概念社交,而腾讯似乎也感受到了威胁,就在啫喱出圈之际,其虚拟社交功能“超级QQ秀”也正式上线QQ中,并且还推出XR业务布局全真互联网。

蜂拥而至的虚拟社交产品和功能,再次点燃了2022年的社交大战。有行业人戏称,如果算上百度的“希壤”,那么“希壤”、“派对岛”和“啫喱”就像2019年的“马桶MT”、“子弹短信”和“多闪”,将再次挑战腾讯社交地位,只不过相比于2019年,感受到压力的腾讯则派出了新的虚拟社交产品应战。

在这场新的社交大战中,是否会改变腾讯一如既往的社交霸主地位,迎来新的社交格局,值得外界所期待。

非大厂出身的“啫喱”如何在社交圈中走红?

“啫喱”是由媒体资讯企业“一点资讯”出品,并非外界所期望那样,是由能颠覆腾讯社交霸主地位的其他互联网大厂打造,这款没有靠资源强推的社交产品能够出圈,着实令人感到意外,但仔细深究就可以发现其出圈的原因。

啫喱能突然火起来,有几方面的要素,一方面是当下正在刮起一股“元宇宙”的风向,特别是自称元宇宙游戏的《罗布乐思》出现后,不少人都将其作为元宇宙游戏/社交产品的标榜,让大部分人认为社交产品中只要是包含3D虚拟人物互动形式,那么就是元宇宙社交产品,会是下一代颠覆性的社交技术。

通过体验可以发现,啫喱是一款虚拟社交平台,用户可以使用各种不同的虚拟形象来与其他人进行交流。可以讨论各种话题内容,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从这方面看,啫喱显然符合了这一点。

另外,啫喱中也蕴含了其他曾在社交圈爆红过的功能,比如LBS定位,这是一个基于地理位置的社交玩法。

啫喱支持好友共享实时地图,可以选择24小时也可以选择永久地共享时长,该功能正是此前也爆火了一段时间、基于LBS的社交产品“Spot”。

另外,啫喱也有着QQ秀的捏脸变装属性。相信不少80、90后都玩过QQ秀,在当年杀马特风也是由QQ秀发扬光大。

曾几何时,QQ秀成为了互联网的时尚方向标,而这点在啫喱中有着充分体现,其带有的虚拟人物装扮属性,让不少用户重温了当年的“QQ秀”。

当然,这款产品还有其他出彩的细节,就不再一一列举。正是在元宇宙的风潮下,再加上产品的在部分功能上的创新和融合加持,以及用户对新社交方式的渴望,造就了啫喱在短时间内火爆出圈。

一位前腾讯产品经理向Tech星球表示,这款产品的出圈很让其意外,他认为产品中部分小的交互还是存在亮点,值得产品经理借鉴,例如虚拟形象及服饰搭配凸显个性,会吸引一波好奇的用户。

但其缺点也很明显,他认为嗜喱虽然宣传时有使用元宇宙热点概念,可目前App中无与虚拟形象在场景中的互动玩法,只有一个虚拟形象,且与整体内容上缺乏联系,暂时离元宇宙社交还很远;另外,虚拟形象穿搭的玩法也并不新鲜,嗜喱在这方面也无核心差异化区别;除了性能及LBS这些技术问题之外,整体产品结构没有脱离于过去无数死掉的社交产品内核,也无核心的用户留存功能,目前看来很难长期进行用户的留存。

字节百度紧跟虚拟社交风口,腾讯也不想错过

除了啫喱外,互联网大厂的百度和字节也没闲着,其中百度在去年11月份上线的社交产品“希壤”,率先将元宇宙社交推上了浪尖。

这款产品在画质上相比于啫喱,以及元宇宙游戏鼻祖的《罗布乐思》,做得更加精细,让网友能够感到自己置身于沉浸式的场景。

用户只需要创建好虚拟的人物形象以及昵称,就能在虚拟世界中生成一个独一无二的虚拟人物。然后即可进入到希壤App内构造的虚拟世界中,然后通过屏幕上的摇杆进行方位上的走动,如果在游戏内遇到不懂得地方,可以通过屏幕右上方的“小度语音”进行询问。

目前,在该虚拟世界中,用户可以通往三个小场景,分别是“冯唐艺术层”、“百度世界大会”,以及鲜奶体验馆。

透过官方的介绍可以了解到,在希壤中,用户能够通过虚拟身份与客户、合作伙伴进行即时语音和互动交流。

虽然这款产品在做工上有所考究,但其数据并不算好,根据七麦数据的数据显示,希壤近3个月的下载量预估总计仅有343556,不及啫喱近一个月的预估总下载量。

对此,一位阿里产品经理认为:希壤的出现是为了让百度展示下一代VR技术,产品内没有较多的互动场景以及社交功能,无法使用户长期留存,希壤带给用户的仅仅是技术上的新鲜感。

当然不排除希壤,也是为百度在后期构建元宇宙生态做好准备。元宇宙的底层技术中,少不了虚拟现实技术(VR/AR/MR/XR),而百度从2016年就已经开始布局VR,目前百度元宇宙相关的产品、技术积累,主要集中在AI、云计算和VR领域。百度副总裁马杰指出,元宇宙相关的基础设施链很长,百度目前也只参与了其中一部分,需要社会进行生态共建。

除了百度,字节也敏锐地嗅到了虚拟社交的风口,作为经历了在多闪、飞聊等两款社交产品失败后的字节,此次推出的“派对岛”App,显然是有备而来。

Tech星球了解到,派对岛是由今日头条团队完成,立项或在去年9月份。经历了近半年时间,于今年1月份上线App Store,但目前仍然是内测状态,需要邀请码才能体验。

根据体验过“派对岛”的反馈看,其采用了“3D虚拟形象+社交”的形式,带有着元宇宙社交的概念。比如其线上的音乐派对功能,类似于腾讯音乐的元宇宙演唱会“TMELAND”,用户化身的虚拟人即可进入音乐会中,用户除了能够看到派对上实时播放的音乐外,还可以与其他用户进行攀谈。

另外,用户也可以在其他的一些沉浸式虚拟场景中,与化作了虚拟人物的用户进行社交互动。

由于目前派对岛还处于封闭测试阶段,无法从数据上直观的评估这款社交产品,还需其正式对外开放后才能有所体现。

正在其他厂开始侵入腾讯的社交腹地后,腾讯也有所回应,于近期正式在QQ中上线“超级QQ秀”,超级QQ秀可以看作是厘米秀3D版的升级模式。

超级QQ秀与PC时代的QQ秀有着本质的区别,一方面是从2D提升到3D,另外一方面则是将虚拟形象变成了虚拟人物,可以在QQ的部分场景进行社交互动,增强了QQ的趣味性。

一位行业人也指出,大厂密集推出这些虚拟社交产品并非偶然,相比于以往的隔着手机的图文社交,如今的用户更希望追求真实的沉浸式社交体验,而虚拟人就是用户在虚拟世界中进行社交的最好身份,虚拟社交或成为下一代社交的发展方向。

“三英”战腾讯,社交霸主将迎来对手?

回到2019年,同一天内,由王欣的“马桶MT”、罗永浩的“子弹短信”,以及字节的“多闪”等组成的豪华社交产品天团宣告出道,正式向微信发起挑战。

但声势浩荡的社交宣言并未掀起多大的浪花,3款社交产品的命运如外界预期一样,最终都走向了失败。

历史的车轮总是惊人的相似。如今,由百度的“希壤”、字节的“派对岛”和一点资讯的“啫喱”组成的新“社交天团”,再次让行业沸腾。相比于3年前的社交大战,这一次,多方的攻防大战在方向和策略大有改进,亮点十足。

在此次社交大战中,大家都瞄准了虚拟社交方向,通过虚拟人物、虚拟场景,去搭建一个全新的社交概念,无论是腾讯,还是字节、百度和一点资讯,他们都处于该社交赛道的同一起跑线上。

作为攻方的“社交天团”,均是以独立的App去进攻腾讯的社交腹地,在功能上都采用了沉浸式的社交玩法。另外,这些新的产品在功能上,采取了融合的模式,比如将LBS、捏脸穿搭等以往有的功能结合元宇宙的概念进行了融合,使得产品在社交玩法上呈现了多样性,利于用户的留存。避免了2019年的那三款社交产品被用户“玩后即甩”的尴尬。

身为守方的腾讯,则不像其他三家那么激进,而是在QQ上增加虚拟社交功能“超级QQ秀”,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利用QQ中庞大的社交资源,完成对“超级QQ秀”在部分玩法上的试错,完善“超级QQ秀”的同时,为下一个社交产品准备好用户画像和数据。

当然,腾讯并不仅仅只是着眼于这个虚拟社交功能上,而是有着更深层次的布局。

据新浪科技消息,腾讯在近期推出了一项全新业务——XR(扩展现实)业务,并于日前在内部开启活水招聘。腾讯称XR业务是公司为应对全真互联网而大力建设的全新业务,目标是在行业领军人物的带领下打造世界一流的硬科技团队,争夺硬科技时代的下一张门票,全真互联网即为元宇宙的最终形态。目前,PCG社交业务负责人姚晓光正领导团队打造新的元宇宙产品,如果借助XR的技术,或能帮助腾讯的虚拟社交向真正的元宇宙社交进发。

目前在元宇宙技术上有能力和腾讯搏一搏的则是字节和百度。字节在去年大手笔收购了VR设备商PICO,百度则是多年在VR/AR/XR/MR有所研究。如今多方推出的虚拟社交仅仅只是一种探索和尝试,还无法像微信那样满足大部分人的社交需求。

无论是是腾讯,还是字节、百度和一点资讯,新推出的虚拟社交产品都是对下一代社交方向的探索,不排除在他们其中会出现亿级的社交产品,但他们的天花板,则是像陌陌在陌生人社交赛道的地位。

不过目前来看,腾讯的社交地位暂时不会因这些新产品而撼动,但也会让这个社交巨头因为层出不穷的元宇宙社交产品而感到焦虑。

本文由 链谷区块 作者:链谷说事 发表,其版权均为 链谷区块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链谷区块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分享生成图片

发表评论

希壤、派对岛、啫喱……爆款迭出,元宇宙社交是腾讯的“致命毒药”?

2022-02-23 17:44:00

没想到腾讯超级QQ秀的20周年归来首秀,被一款名不见经传的产品抢了风头。

1月15日,一款名为“啫喱”的社交App迅速在各个互联网的社交圈内火爆起来,引起了年轻人对这款虚拟社交App的热议。

根据初步的体验发现,“啫喱”是一款3D虚拟人物社交平台,网友只要在啫喱App内创建虚拟人物身份,就可以与其他网友进行社交互动。整个产品的形态类似于元宇宙游戏平台《罗布乐思》,故“啫喱”也被行业人视为元宇宙社交产品,深受行业关注。

根据七麦数据显示,“啫喱”下载量在App Store上线后的第7天开始出现了明显上涨的趋势,到2月11日,其日下载量达到了峰值,为494966次,登顶App Store的免费排行榜,这个日下载量的峰值接近了字节旗下社交产品“多闪”在同时间段内的最高日下载峰值,啫喱在近一个月内的预估总计下载次数也达到了227万次,可见这款社交产品在前期的数据表现相当亮眼。

但人红是非多。就在啫喱一路高歌猛进的时候,网上传出了“啫喱App存在使用用户微信号、QQ号等隐私信息”的消息,啫喱官方在2月11日晚间发布声明称,网传消息不属实。13日,啫喱官方主动下架了产品。

虽然风波暂一告落,但这种现象级爆火的社交形式,却让许多互联网公司被深深吸引。就在1月份,字节也被曝出正在内测一款沉浸式的虚拟社交产品“派对岛”,被外界视为元宇宙概念社交,而腾讯似乎也感受到了威胁,就在啫喱出圈之际,其虚拟社交功能“超级QQ秀”也正式上线QQ中,并且还推出XR业务布局全真互联网。

蜂拥而至的虚拟社交产品和功能,再次点燃了2022年的社交大战。有行业人戏称,如果算上百度的“希壤”,那么“希壤”、“派对岛”和“啫喱”就像2019年的“马桶MT”、“子弹短信”和“多闪”,将再次挑战腾讯社交地位,只不过相比于2019年,感受到压力的腾讯则派出了新的虚拟社交产品应战。

在这场新的社交大战中,是否会改变腾讯一如既往的社交霸主地位,迎来新的社交格局,值得外界所期待。

非大厂出身的“啫喱”如何在社交圈中走红?

“啫喱”是由媒体资讯企业“一点资讯”出品,并非外界所期望那样,是由能颠覆腾讯社交霸主地位的其他互联网大厂打造,这款没有靠资源强推的社交产品能够出圈,着实令人感到意外,但仔细深究就可以发现其出圈的原因。

啫喱能突然火起来,有几方面的要素,一方面是当下正在刮起一股“元宇宙”的风向,特别是自称元宇宙游戏的《罗布乐思》出现后,不少人都将其作为元宇宙游戏/社交产品的标榜,让大部分人认为社交产品中只要是包含3D虚拟人物互动形式,那么就是元宇宙社交产品,会是下一代颠覆性的社交技术。

通过体验可以发现,啫喱是一款虚拟社交平台,用户可以使用各种不同的虚拟形象来与其他人进行交流。可以讨论各种话题内容,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从这方面看,啫喱显然符合了这一点。

另外,啫喱中也蕴含了其他曾在社交圈爆红过的功能,比如LBS定位,这是一个基于地理位置的社交玩法。

啫喱支持好友共享实时地图,可以选择24小时也可以选择永久地共享时长,该功能正是此前也爆火了一段时间、基于LBS的社交产品“Spot”。

另外,啫喱也有着QQ秀的捏脸变装属性。相信不少80、90后都玩过QQ秀,在当年杀马特风也是由QQ秀发扬光大。

曾几何时,QQ秀成为了互联网的时尚方向标,而这点在啫喱中有着充分体现,其带有的虚拟人物装扮属性,让不少用户重温了当年的“QQ秀”。

当然,这款产品还有其他出彩的细节,就不再一一列举。正是在元宇宙的风潮下,再加上产品的在部分功能上的创新和融合加持,以及用户对新社交方式的渴望,造就了啫喱在短时间内火爆出圈。

一位前腾讯产品经理向Tech星球表示,这款产品的出圈很让其意外,他认为产品中部分小的交互还是存在亮点,值得产品经理借鉴,例如虚拟形象及服饰搭配凸显个性,会吸引一波好奇的用户。

但其缺点也很明显,他认为嗜喱虽然宣传时有使用元宇宙热点概念,可目前App中无与虚拟形象在场景中的互动玩法,只有一个虚拟形象,且与整体内容上缺乏联系,暂时离元宇宙社交还很远;另外,虚拟形象穿搭的玩法也并不新鲜,嗜喱在这方面也无核心差异化区别;除了性能及LBS这些技术问题之外,整体产品结构没有脱离于过去无数死掉的社交产品内核,也无核心的用户留存功能,目前看来很难长期进行用户的留存。

字节百度紧跟虚拟社交风口,腾讯也不想错过

除了啫喱外,互联网大厂的百度和字节也没闲着,其中百度在去年11月份上线的社交产品“希壤”,率先将元宇宙社交推上了浪尖。

这款产品在画质上相比于啫喱,以及元宇宙游戏鼻祖的《罗布乐思》,做得更加精细,让网友能够感到自己置身于沉浸式的场景。

用户只需要创建好虚拟的人物形象以及昵称,就能在虚拟世界中生成一个独一无二的虚拟人物。然后即可进入到希壤App内构造的虚拟世界中,然后通过屏幕上的摇杆进行方位上的走动,如果在游戏内遇到不懂得地方,可以通过屏幕右上方的“小度语音”进行询问。

目前,在该虚拟世界中,用户可以通往三个小场景,分别是“冯唐艺术层”、“百度世界大会”,以及鲜奶体验馆。

透过官方的介绍可以了解到,在希壤中,用户能够通过虚拟身份与客户、合作伙伴进行即时语音和互动交流。

虽然这款产品在做工上有所考究,但其数据并不算好,根据七麦数据的数据显示,希壤近3个月的下载量预估总计仅有343556,不及啫喱近一个月的预估总下载量。

对此,一位阿里产品经理认为:希壤的出现是为了让百度展示下一代VR技术,产品内没有较多的互动场景以及社交功能,无法使用户长期留存,希壤带给用户的仅仅是技术上的新鲜感。

当然不排除希壤,也是为百度在后期构建元宇宙生态做好准备。元宇宙的底层技术中,少不了虚拟现实技术(VR/AR/MR/XR),而百度从2016年就已经开始布局VR,目前百度元宇宙相关的产品、技术积累,主要集中在AI、云计算和VR领域。百度副总裁马杰指出,元宇宙相关的基础设施链很长,百度目前也只参与了其中一部分,需要社会进行生态共建。

除了百度,字节也敏锐地嗅到了虚拟社交的风口,作为经历了在多闪、飞聊等两款社交产品失败后的字节,此次推出的“派对岛”App,显然是有备而来。

Tech星球了解到,派对岛是由今日头条团队完成,立项或在去年9月份。经历了近半年时间,于今年1月份上线App Store,但目前仍然是内测状态,需要邀请码才能体验。

根据体验过“派对岛”的反馈看,其采用了“3D虚拟形象+社交”的形式,带有着元宇宙社交的概念。比如其线上的音乐派对功能,类似于腾讯音乐的元宇宙演唱会“TMELAND”,用户化身的虚拟人即可进入音乐会中,用户除了能够看到派对上实时播放的音乐外,还可以与其他用户进行攀谈。

另外,用户也可以在其他的一些沉浸式虚拟场景中,与化作了虚拟人物的用户进行社交互动。

由于目前派对岛还处于封闭测试阶段,无法从数据上直观的评估这款社交产品,还需其正式对外开放后才能有所体现。

正在其他厂开始侵入腾讯的社交腹地后,腾讯也有所回应,于近期正式在QQ中上线“超级QQ秀”,超级QQ秀可以看作是厘米秀3D版的升级模式。

超级QQ秀与PC时代的QQ秀有着本质的区别,一方面是从2D提升到3D,另外一方面则是将虚拟形象变成了虚拟人物,可以在QQ的部分场景进行社交互动,增强了QQ的趣味性。

一位行业人也指出,大厂密集推出这些虚拟社交产品并非偶然,相比于以往的隔着手机的图文社交,如今的用户更希望追求真实的沉浸式社交体验,而虚拟人就是用户在虚拟世界中进行社交的最好身份,虚拟社交或成为下一代社交的发展方向。

“三英”战腾讯,社交霸主将迎来对手?

回到2019年,同一天内,由王欣的“马桶MT”、罗永浩的“子弹短信”,以及字节的“多闪”等组成的豪华社交产品天团宣告出道,正式向微信发起挑战。

但声势浩荡的社交宣言并未掀起多大的浪花,3款社交产品的命运如外界预期一样,最终都走向了失败。

历史的车轮总是惊人的相似。如今,由百度的“希壤”、字节的“派对岛”和一点资讯的“啫喱”组成的新“社交天团”,再次让行业沸腾。相比于3年前的社交大战,这一次,多方的攻防大战在方向和策略大有改进,亮点十足。

在此次社交大战中,大家都瞄准了虚拟社交方向,通过虚拟人物、虚拟场景,去搭建一个全新的社交概念,无论是腾讯,还是字节、百度和一点资讯,他们都处于该社交赛道的同一起跑线上。

作为攻方的“社交天团”,均是以独立的App去进攻腾讯的社交腹地,在功能上都采用了沉浸式的社交玩法。另外,这些新的产品在功能上,采取了融合的模式,比如将LBS、捏脸穿搭等以往有的功能结合元宇宙的概念进行了融合,使得产品在社交玩法上呈现了多样性,利于用户的留存。避免了2019年的那三款社交产品被用户“玩后即甩”的尴尬。

身为守方的腾讯,则不像其他三家那么激进,而是在QQ上增加虚拟社交功能“超级QQ秀”,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利用QQ中庞大的社交资源,完成对“超级QQ秀”在部分玩法上的试错,完善“超级QQ秀”的同时,为下一个社交产品准备好用户画像和数据。

当然,腾讯并不仅仅只是着眼于这个虚拟社交功能上,而是有着更深层次的布局。

据新浪科技消息,腾讯在近期推出了一项全新业务——XR(扩展现实)业务,并于日前在内部开启活水招聘。腾讯称XR业务是公司为应对全真互联网而大力建设的全新业务,目标是在行业领军人物的带领下打造世界一流的硬科技团队,争夺硬科技时代的下一张门票,全真互联网即为元宇宙的最终形态。目前,PCG社交业务负责人姚晓光正领导团队打造新的元宇宙产品,如果借助XR的技术,或能帮助腾讯的虚拟社交向真正的元宇宙社交进发。

目前在元宇宙技术上有能力和腾讯搏一搏的则是字节和百度。字节在去年大手笔收购了VR设备商PICO,百度则是多年在VR/AR/XR/MR有所研究。如今多方推出的虚拟社交仅仅只是一种探索和尝试,还无法像微信那样满足大部分人的社交需求。

无论是是腾讯,还是字节、百度和一点资讯,新推出的虚拟社交产品都是对下一代社交方向的探索,不排除在他们其中会出现亿级的社交产品,但他们的天花板,则是像陌陌在陌生人社交赛道的地位。

不过目前来看,腾讯的社交地位暂时不会因这些新产品而撼动,但也会让这个社交巨头因为层出不穷的元宇宙社交产品而感到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