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元宇宙”来了,这些落地场景你想到了吗?

实体的餐饮与虚拟的元宇宙,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但最近全世界的餐饮企业都掀起了一股注册元宇宙商标的热潮。

2月初,全球最大连锁快餐企业麦当劳提交了基于元宇宙的商标申请,申请的新商标将包括“经营一家以真实和虚拟商品为特色的虚拟餐厅”和“提供送货上门服务的在线虚拟餐厅”。

在国内,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已有1.2万枚名称中含“元宇宙”的商标申请,包括茅台、王老吉、奈雪的茶等知名企业纷纷喊出了向元宇宙进军的口号。

餐饮行业的这波操作,不禁让人好奇——食品和元宇宙到底能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在万物皆可元宇宙的时代,餐饮行业将以什么样的产品完成普通人对元宇宙的想象?

01 他们玩的算不算元宇宙? 

脸书的扎克伯格将元宇宙称为“实体互联网”;有学者认为元宇宙的底层技术需要包含AR、VR等扩展现实技术,同时具有数字孪生,就是一种能够把现实世界镜像到虚拟世界里的架构,以及使用区块链搭建数字资产的能力。

虽然,关于元宇宙的概念不尽相同,但都逃不开几个必备要素,这从元宇宙的英文单词Metaverse便可探知。这个由Meta(超越)和Verse(宇宙)组成的单词,意味着元宇宙中的产品所需呈现的最基本形态——通过互联网搭建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人造空间。

如今,企业扎堆玩起了元宇宙,他们中有多少是符合这些基本元素的呢?

国内餐饮企业中较早喊出进军元宇宙的是“新式茶饮第一股”奈雪的茶。

去年12月3日,奈雪的茶官方宣布推出新的品牌大使、虚拟人物“NAYUKI”。奈雪的官微称,它是美好多元宇宙的第一个新生奇迹,“所触达之处,云开雾散,万花开放,指引我们探索未知。”

对于这个能在手机里唱唱跳跳的“NAYUKI”,奈雪的茶除了在官方小程序出售699元的IP潮玩之外,便没有宣布任何下一步的元宇宙计划了。

受到元宇宙概念的影响,奈雪上市以来始终低迷的股价,倒是出现了连续三天的涨幅,最高单日涨幅达到10%。

奈雪的茶布局所谓元宇宙到底想干点什么,其背后的动机似乎已经不言而喻了。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在纯炒概念。2月11日,王老吉的关联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注册“王老吉元宇宙”商标。

当有记者询问王老吉时,王老吉却表示,“王老吉元宇宙”商标并非其申请,但称公司已布局元宇宙。

王老吉说的已经布局元宇宙,是指在今年春节和阿里联合推出的一款数字藏品“百家合”。这款产品主打百家姓,每个买下百家合的用户会拥有一块姓氏名牌,而这块名牌在区块链上拥有唯一的标识和权属信息,属于没有实体的纯数字资产。

这些王老吉数字藏品起拍价为1元/个,拍卖成交价最高达到1.3万元,出价49轮,大部分产品很快销售一空。

百家合说白了是一种虚拟收藏品,和建构一个虚拟现实的元宇宙还有一定距离。但这款拥有数字标识的产品,因为建构在阿里云的数据库之上,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IP体系。

同时王老吉还应用了区块链技术嵌入了自己的品牌信息,比起其他纯炒概念的玩家,王老吉多少有点提前入局做品牌保护的意味。

无论是真布局,还是蹭热点,餐饮作为实体经济和虚拟的元宇宙其实并不搭界。正如马斯克所说,元宇宙目前可能只是企业的一种营销手段。

02 元宇宙“吃”起来有何不同? 

元宇宙+餐饮,吃起来有什么不一样吗?答案是肯定的,而且现实中已经有了创新案例。

去年万圣节期间,全球最大游戏创作平台Roblox推出了一款游戏,玩家类似于传统RPG(Role-playing game)游戏里的角色扮演,在一个虚拟的空间里用数字化的自己与其他人保持社交互动,同时还能对自己的形象做个性化设计。

在这个还不算完善的虚拟世界里,已经出现了一些虚拟奢侈品品牌和各种房车,食品也成为了虚拟角色的重要消费产品。

例如,美国连锁餐厅Chipotle为玩家开设了一家专属虚拟餐厅。进入虚拟餐厅的用户不仅能获得以万圣节为主题的游戏体验,还可以在现实世界中收到一份免费墨西哥卷饼的促销券——这算是实现了现实和虚拟世界的产品连通。

此外,元宇宙的一些技术还被应用到了电子游戏延伸的订餐服务场景中,用户通过AR进入一个游戏的虚拟比赛场馆,场馆中亦如现实世界一样存在各种餐饮广告。

用户可以在场馆中直接观看食品的视频和图片,然后下单,甚至进入虚拟餐厅用餐,而这些流程已经和现实场景打通,也就是说,在虚拟空间点的餐会自动送上家门,让用户能够边玩游戏边用餐,并且整个消费过程还可以使用加密货币支付。

无论是在虚拟世界下单、现实世界用餐,还是干脆在元宇宙中“大快朵颐”一张披萨饼,其中的体验和食物的滋味究竟如何,还是得问问那些资深玩家。

03 元宇宙让餐饮业脱胎换骨? 

自疫情爆发以来,线下零售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餐饮业更是首当其冲。

虽然,有不少企业早早进行了数字化转型,并且伴随着新消费时代来临,资本也开始关注国内餐饮行业的发展,但面对互联网平台的巨大流量优势,从整体而言餐饮行业始终处于相对的劣势。

首先是入驻互联网平台费用高企。饿了么、美团这样的餐饮平台入驻费和佣金,消耗着餐饮企业本就岌岌可危的利润。

其次,对于通过大众点评等餐饮平台来到餐厅消费的用户,餐饮企业很难进行后续的运营动作。虽然有不少餐企通过开发小程序来留住用户,但现实问题是小程序有限的产品体验始终比不过拥有海量信息的平台。

目前,大部分餐饮企业获取用户关注度的手段,仍然是依靠传统的大众媒体或者互联网广告平台。但由于餐饮属于高频次、低客单价的消费,随意性较强,再大的投放也很难勾勒出消费者完整的消费过程,广告投放的效率总体低于其他行业。

在元宇宙餐厅,用户可能会因为虚拟世界里的一则美食广告或视频、图片而激发食欲,进而下单点餐。这个过程,由于完全发生在线上,因而能够被大数据平台后的企业捕捉、分析。

另一方面,元宇宙餐厅还能为用户定制他们想象出来的餐品、用餐环境,所有这些数据,都可以支持餐饮企业更好地运营用户,提高他们的复购率。

在技术层面,对食物的全过程数字化模拟也已经进入实验阶段。日本明治大学的科学家在2021年开发了一款可以远程再现食物味道的系统。这套系统可以模拟甜酸苦辣咸等多种口味,还能部分模拟食物的触感。

不用真的吃,就能听到咀嚼食物的声音,感受到食物的味道,这样的情形或许将在不远的未来,从科幻电影走入现实生活。

04 虚拟与现实分得清楚吗? 

从互联网出现的第一天开始,有关人类是否会迷失在现实与虚拟中的争议就层出不穷。

如今,在元宇宙世界,作为人类最底层欲望的食欲或许会在某一天被计算机成功模拟。久而久之,人们会不会更愿意待在虚拟世界,并由此对现实世界中建立的自信、归属感形成强烈冲击?

2021年,《华尔街日报》的一位女记者住进旅馆,戴上AR头套,在虚拟世界生活了整整一天,她的切身体验或许能带给我们一些启示。

在虚拟世界里,这位记者和自己的编辑开会、听了脱口秀、在虚拟健身房健身、玩游戏,还戴着AR头套睡觉。除了吃饭、上厕所,她所生活的元宇宙,基本已经应有尽有。

这位记者在网上发布的体验是,由于现阶段AR头盔的技术限制,虚拟世界里大部分行为只能反馈到头部和手部,所以大部分行为的实际体验还比较单一。

例如,实际的开会场景很有意思,虽然每个人都长得像玩具,互动的时候可以真的感受到对方的存在,比Zoom的线上会议感觉好太多。不过,笨重的头套戴一整天也令人吃不消……

显然,目前的元宇宙体验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并且,根据AR的发展规律,虚拟世界必须要跟真实世界进行更自然的整合,但这项技术起码还要5~10年才会成熟。

对于那些喊出元宇宙口号的企业,无论是提前布局,还是资本操作,亦或是技术突破,作为看官的我们,除了拭目以待之外,更需要分清现实和虚拟的界限。

本文由 链谷区块 作者:链谷说事 发表,其版权均为 链谷区块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链谷区块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分享生成图片

发表评论

“餐饮元宇宙”来了,这些落地场景你想到了吗?

2022-02-23 17:35:59

实体的餐饮与虚拟的元宇宙,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但最近全世界的餐饮企业都掀起了一股注册元宇宙商标的热潮。

2月初,全球最大连锁快餐企业麦当劳提交了基于元宇宙的商标申请,申请的新商标将包括“经营一家以真实和虚拟商品为特色的虚拟餐厅”和“提供送货上门服务的在线虚拟餐厅”。

在国内,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已有1.2万枚名称中含“元宇宙”的商标申请,包括茅台、王老吉、奈雪的茶等知名企业纷纷喊出了向元宇宙进军的口号。

餐饮行业的这波操作,不禁让人好奇——食品和元宇宙到底能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在万物皆可元宇宙的时代,餐饮行业将以什么样的产品完成普通人对元宇宙的想象?

01 他们玩的算不算元宇宙? 

脸书的扎克伯格将元宇宙称为“实体互联网”;有学者认为元宇宙的底层技术需要包含AR、VR等扩展现实技术,同时具有数字孪生,就是一种能够把现实世界镜像到虚拟世界里的架构,以及使用区块链搭建数字资产的能力。

虽然,关于元宇宙的概念不尽相同,但都逃不开几个必备要素,这从元宇宙的英文单词Metaverse便可探知。这个由Meta(超越)和Verse(宇宙)组成的单词,意味着元宇宙中的产品所需呈现的最基本形态——通过互联网搭建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人造空间。

如今,企业扎堆玩起了元宇宙,他们中有多少是符合这些基本元素的呢?

国内餐饮企业中较早喊出进军元宇宙的是“新式茶饮第一股”奈雪的茶。

去年12月3日,奈雪的茶官方宣布推出新的品牌大使、虚拟人物“NAYUKI”。奈雪的官微称,它是美好多元宇宙的第一个新生奇迹,“所触达之处,云开雾散,万花开放,指引我们探索未知。”

对于这个能在手机里唱唱跳跳的“NAYUKI”,奈雪的茶除了在官方小程序出售699元的IP潮玩之外,便没有宣布任何下一步的元宇宙计划了。

受到元宇宙概念的影响,奈雪上市以来始终低迷的股价,倒是出现了连续三天的涨幅,最高单日涨幅达到10%。

奈雪的茶布局所谓元宇宙到底想干点什么,其背后的动机似乎已经不言而喻了。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在纯炒概念。2月11日,王老吉的关联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注册“王老吉元宇宙”商标。

当有记者询问王老吉时,王老吉却表示,“王老吉元宇宙”商标并非其申请,但称公司已布局元宇宙。

王老吉说的已经布局元宇宙,是指在今年春节和阿里联合推出的一款数字藏品“百家合”。这款产品主打百家姓,每个买下百家合的用户会拥有一块姓氏名牌,而这块名牌在区块链上拥有唯一的标识和权属信息,属于没有实体的纯数字资产。

这些王老吉数字藏品起拍价为1元/个,拍卖成交价最高达到1.3万元,出价49轮,大部分产品很快销售一空。

百家合说白了是一种虚拟收藏品,和建构一个虚拟现实的元宇宙还有一定距离。但这款拥有数字标识的产品,因为建构在阿里云的数据库之上,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IP体系。

同时王老吉还应用了区块链技术嵌入了自己的品牌信息,比起其他纯炒概念的玩家,王老吉多少有点提前入局做品牌保护的意味。

无论是真布局,还是蹭热点,餐饮作为实体经济和虚拟的元宇宙其实并不搭界。正如马斯克所说,元宇宙目前可能只是企业的一种营销手段。

02 元宇宙“吃”起来有何不同? 

元宇宙+餐饮,吃起来有什么不一样吗?答案是肯定的,而且现实中已经有了创新案例。

去年万圣节期间,全球最大游戏创作平台Roblox推出了一款游戏,玩家类似于传统RPG(Role-playing game)游戏里的角色扮演,在一个虚拟的空间里用数字化的自己与其他人保持社交互动,同时还能对自己的形象做个性化设计。

在这个还不算完善的虚拟世界里,已经出现了一些虚拟奢侈品品牌和各种房车,食品也成为了虚拟角色的重要消费产品。

例如,美国连锁餐厅Chipotle为玩家开设了一家专属虚拟餐厅。进入虚拟餐厅的用户不仅能获得以万圣节为主题的游戏体验,还可以在现实世界中收到一份免费墨西哥卷饼的促销券——这算是实现了现实和虚拟世界的产品连通。

此外,元宇宙的一些技术还被应用到了电子游戏延伸的订餐服务场景中,用户通过AR进入一个游戏的虚拟比赛场馆,场馆中亦如现实世界一样存在各种餐饮广告。

用户可以在场馆中直接观看食品的视频和图片,然后下单,甚至进入虚拟餐厅用餐,而这些流程已经和现实场景打通,也就是说,在虚拟空间点的餐会自动送上家门,让用户能够边玩游戏边用餐,并且整个消费过程还可以使用加密货币支付。

无论是在虚拟世界下单、现实世界用餐,还是干脆在元宇宙中“大快朵颐”一张披萨饼,其中的体验和食物的滋味究竟如何,还是得问问那些资深玩家。

03 元宇宙让餐饮业脱胎换骨? 

自疫情爆发以来,线下零售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餐饮业更是首当其冲。

虽然,有不少企业早早进行了数字化转型,并且伴随着新消费时代来临,资本也开始关注国内餐饮行业的发展,但面对互联网平台的巨大流量优势,从整体而言餐饮行业始终处于相对的劣势。

首先是入驻互联网平台费用高企。饿了么、美团这样的餐饮平台入驻费和佣金,消耗着餐饮企业本就岌岌可危的利润。

其次,对于通过大众点评等餐饮平台来到餐厅消费的用户,餐饮企业很难进行后续的运营动作。虽然有不少餐企通过开发小程序来留住用户,但现实问题是小程序有限的产品体验始终比不过拥有海量信息的平台。

目前,大部分餐饮企业获取用户关注度的手段,仍然是依靠传统的大众媒体或者互联网广告平台。但由于餐饮属于高频次、低客单价的消费,随意性较强,再大的投放也很难勾勒出消费者完整的消费过程,广告投放的效率总体低于其他行业。

在元宇宙餐厅,用户可能会因为虚拟世界里的一则美食广告或视频、图片而激发食欲,进而下单点餐。这个过程,由于完全发生在线上,因而能够被大数据平台后的企业捕捉、分析。

另一方面,元宇宙餐厅还能为用户定制他们想象出来的餐品、用餐环境,所有这些数据,都可以支持餐饮企业更好地运营用户,提高他们的复购率。

在技术层面,对食物的全过程数字化模拟也已经进入实验阶段。日本明治大学的科学家在2021年开发了一款可以远程再现食物味道的系统。这套系统可以模拟甜酸苦辣咸等多种口味,还能部分模拟食物的触感。

不用真的吃,就能听到咀嚼食物的声音,感受到食物的味道,这样的情形或许将在不远的未来,从科幻电影走入现实生活。

04 虚拟与现实分得清楚吗? 

从互联网出现的第一天开始,有关人类是否会迷失在现实与虚拟中的争议就层出不穷。

如今,在元宇宙世界,作为人类最底层欲望的食欲或许会在某一天被计算机成功模拟。久而久之,人们会不会更愿意待在虚拟世界,并由此对现实世界中建立的自信、归属感形成强烈冲击?

2021年,《华尔街日报》的一位女记者住进旅馆,戴上AR头套,在虚拟世界生活了整整一天,她的切身体验或许能带给我们一些启示。

在虚拟世界里,这位记者和自己的编辑开会、听了脱口秀、在虚拟健身房健身、玩游戏,还戴着AR头套睡觉。除了吃饭、上厕所,她所生活的元宇宙,基本已经应有尽有。

这位记者在网上发布的体验是,由于现阶段AR头盔的技术限制,虚拟世界里大部分行为只能反馈到头部和手部,所以大部分行为的实际体验还比较单一。

例如,实际的开会场景很有意思,虽然每个人都长得像玩具,互动的时候可以真的感受到对方的存在,比Zoom的线上会议感觉好太多。不过,笨重的头套戴一整天也令人吃不消……

显然,目前的元宇宙体验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并且,根据AR的发展规律,虚拟世界必须要跟真实世界进行更自然的整合,但这项技术起码还要5~10年才会成熟。

对于那些喊出元宇宙口号的企业,无论是提前布局,还是资本操作,亦或是技术突破,作为看官的我们,除了拭目以待之外,更需要分清现实和虚拟的界限。